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职场 >> 正文

顶级猎头谈新领导者是什么样

更新时间:2014-10-21 11:56:45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随着正在进行海外扩张的中国和印度公司加入,人才争夺战现在已经升级到了全球层面。然而国际猎头公司亿康先达(Egon Zehnder)的全球主席奥布赖恩(Damien O'Brien)说,顶级员工池越来越小,因为需求增加了。

他表示,顶尖人才需要能够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工作。新一代员工正在寻求不同类型的领导者。独断专行、由上而下的风格已经过时了。人们寻求有包容性而且可以激发他们创造力的领导者。

奥布赖恩最近对《华尔街日报》(以下简写为WSJ)谈论了新一代领导者的主要特点。经过编辑的对话内容如下:

WSJ:如今全球企业面临的关键管理层问题是什么?

奥布赖恩:我们客户面临的全球性问题是,如何找到以及留住最优秀的人才。这与25年前有非常大的不同,那时候更多地挖人的角度看待人才。

其次,就是如何满足今日人才的需求?

第三,人才全球化趋势方兴未艾。我们需要从一个全球性,而非地缘性的角度来看待。这将在未来界定成功。

WSJ:这一代员工有怎样的不同?

奥布赖恩:这一代人是在一个经济上安全得多的环境中长大的。所以他们不会感觉到某种经济动力,这是第一。

第二,他们的成长环境中存在多得不可思议的外界刺激。这意味着,他们对任何事情的专注度比过去几代人要短得多。

第三,如今他们寻求意义的方法非常不同。这一代人对寻求某个领导者而非组织更感兴趣。没有机构忠诚度,人们只会试图追随他们的领导者,而且他们“变心”很快。

WSJ:这如何改变领导者与追随者之间的平衡?

奥布赖恩:这一代人才和消费者拥有众多的选择。力量的天平已经从老板向利益相关者、员工和客户倾斜。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意味着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领导者:一位不仅能够吸引这类人才,而且能够留住人才并释放人才创造力的领导者。不管怎样,你不能命令别人发挥创造力。

WSJ:领导者应该如何应对这些变化?

奥布赖恩: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首先应该承认现实。有时候我遇到一些像我一样头发花白的男性企业高管,他们对这一代人牢骚满腹,我对此感到很好笑。看好,世界就是这样。如果你想成功,就必须停止说教。

这很难吗?这只是不同而已。专制、自上而下的领导模式……采用这种模式的领导者受到赞扬,因为他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这种领导风格对这一代人来说不合适。这一代人想要的是一位感觉自己并非无所不知的领导者,因为没有人是无所不知的。

因此,他们必须建立高素质的团队。你需要建立多元化的、包容的团队。多元化并不止就性别而言(男女皆有是必须的),还意味着将文化背景不同、世界观不同的人组织在一起。多元化是降低风险的一种途径,你实际上也许能够看到主要领导者可能没有看到的风险。

现在的领导者采取一种不同的心态。这种心态看起来谦卑,需要极度的自信。能够成为这种领导者的人通常都非常坚强。

WSJ:你们自己的公司如何培养领导者?

奥布赖恩:我们会考虑有潜力的人在职业信誉方面的表现,但坦白讲,我们也会冒险。对我们来说,不利因素并不是很大。如果领导者做的不成功,他们可以重新回去做面对客户的工作。

WSJ:领导方面的变化给你们的业务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奥布赖恩:这不再只是一个交易型和短期型的行业,许多公司都是这样赚钱的。我们对于费用的观点是基于价值的。那些依赖于这个行业中作为中介那部分的公司不会有什么前途,因为对于候选人的甄别正在变成一种商品,这是由信息透明化导致的,领英(Linkedin)就是一个例子。我们这行的公司必须为客户增加价值。

WSJ:中国的高管应该怎样和年青一代的人才展开合作?

奥布赖恩:你需要和当前一代人合作。如果当前的领导层认为他们应该改变这一代人,那么这一代人就会退缩,或者到别的地方去,这对中国来说将是一种损失。

这代人的世界观更为宽广,他们很了解世界其他地方的动态,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全球性商业文化的崛起。

履历表

教育:奥布赖恩拥有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MBA学历和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商科学士学历。

职场履历:奥布赖恩1988年进入悉尼的亿康先达(Egon Zehnder)工作,随后负责了该公司在中国开设分公司的工作。2008年至2014年任公司首席执行长,从2010年起一直担任全球董事长。在加入亿康先达之前,他曾就职于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

业余爱好:奥布赖恩不出差在外时最愿意和妻子一起享受安静的时光。他们热衷于步行探索伦敦和巴黎,夫妻二人还很高兴很多年来从没买过一辆车。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