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医疗 >> 正文

赴海外就医成为更多中国人的选择

更新时间:2014-9-9 11:34:28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2012年,林涛(音)被诊断出患有颈椎肿瘤。杭州的医生告诉他,在中国他只有一个选择——接受手术,置换两个脊椎关节,但手术有造成瘫痪的风险。

林涛和他的妻子选择了另一条道路。

这对夫妇来到了旧金山,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院医学中心(UCSF Medical Center)自费花了7万美元治病。这家医院的医生建议林涛尝试放射治疗,而不是手术。现在,他的家人说,肿瘤已经消失,他保住了行走能力。

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赴海外就医,这些人患上的疾病在中国缺乏治疗手段,或者是治疗效果不佳。林涛便是其中的一员。未来,这类“医疗游客”的数量可能有增无减。

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Saint Lucia)称,这类游客大多持旅游签证,在签证面试时他们也常不说出自己真正的旅行目的。

过去十年里,中国中产阶级一窝蜂地去韩国整形、去香港和美国产子。日本和新加坡则成为医疗检查的常见目的地。

美国医院以及海外就医服务中介提供的数据显示,越来越多患上有生命危险疾病的中国病人寻求海外就医。

位于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的梅奥诊所(Mayo Clinic)称,过去一年,来自中国的求医者人数增加了一倍多。该诊所现在开设了一个中文网站,并招募了一些翻译人员。

梅奥诊所国际部医疗总监迈克尔•普列托(Mikel Prieto)说,目前看来,中国可能是所有国家中增长最快的市场。他不愿提供具体数据。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院医学中心称,过去几年里,来自中国的就医人数以每年超过25%的速度增长。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预计,今年来自中国的求医者数量将较去年的40人增加一倍多。

在中国,医院盈利困难。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经济学教授萧庆伦(William Hsiao)说,中国医生待遇较低,通过门诊服务来赚取收入,开处方药拿回扣的做法比较常见,这对病患来说是一种剥削。萧庆伦是上周发表的有关中国医改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

对手术的依赖、药品的涨价以及复杂的诊断测试,导致病患的医药费不断增加,同时也造成医患纠纷增多。面对医生误诊问题,一些病患采用了暴力手段。据中国医院协会2013年的调查显示,许多中国医生表示自己曾受到过病患的威胁或言语辱骂。

“有些采取的医疗措施不完全从病人的角度出发,而是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卫生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强(John Cai)说,“以病人为中心的医疗服务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

去年中国医疗卫生支出共计人民币8,200亿元(约合1,330亿美元),较上一年增长逾13%。财政部数据显示,这相当于总体财政支出的5.8%。咨询机构麦肯锡(McKinsey & Co.)预计,到2020年,中国医疗卫生支出将达到1万亿美元。

然而,相对于中国庞大的人口以及糖尿病、心脏病和癌症等慢性疾病的日益增加,这一数字仍只是九牛一毛。

随着财富增加,中国人愿意为更好的医疗服务付更多的钱。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2008年以来,中国人均医疗支出增长一倍以上。不过,富起来的中国人虽然可以买到最昂贵的商品,但高端的医疗服务却不是那么容易得到。

根据中国复杂的医院评级系统,有近1,000家医院被评为三甲医院,这其中也包括林先生和他夫人求诊过的医院。但是医院的评级并不能保证好的治疗。

蔡教授说,三甲医院有相当一部分资源用于干部保健和官员治疗,费用也是不计成本的。 “这是个现实的问题”,他说。

“除非你是很有权势的人,不然在中国无法得到最好的治疗。”盛诺一家的总裁蔡强说, “如果仅仅是有钱的话,在中国约一个顶级医院的专家,仍然是要找关系的。即使这样,中国医生能给他的时间和照顾也是很有限的。”

林涛是一位商人,他和妻子朱雨光(音)表示,他们等了五个小时,结果医生只看了五分钟,就建议他进行一个可能花费人民币数十万元的手术。

蔡强表示,2011年,盛诺一家只有几位客户,2012年有近100位客户,去年该公司的客户人数又增长了一倍。

诚然,只有财力雄厚的人才能享受盛诺一家或类似机构上海美家健康管理有限公司(Mega Health Care)的服务。这两家公司为患者寻找海外医疗机构的费用都在1万美元左右。这笔费用不包括任何医疗费用,也不包括机票或住宿费。医疗费用由患者直接支付给海外医院。林涛和妻子表示,除去医疗费用他们还花去相关费用5万美元。

另外一位只透露自己姓王的患者在北京一家顶级医院以及她的家乡山东济南花了人民币20万元进行了两年半的肺癌治疗,之后来到了美国。随着癌细胞的扩散,49岁的王女士在中国已经没有任何选择,她通过盛诺一家的介绍于今年7月前往麻省总医院就医。

她在美国的治疗包括放疗和化疗,到目前为止已经花费了27万美元。王女士和丈夫都在政府部门工作,他们用光了积蓄,还卖掉了一套房子,目前正在四处借钱。

她说:“我非常感谢我的医生。但我从未料到美国的医疗费用会这么高。”现在判断她的治疗是否有效还为时过早。

盛诺一家称,患有致命疾病的患者占其总病患的80%。最常见的是肺癌、乳腺癌和黑色素瘤。美国是首选的就医目的地,英国和德国次之。蔡强说,出国看病的医疗费用平均为10万-15万美元,但某些情况下费用可能高达70万美元。

麻省总医院国际病患服务部医疗总监安德鲁•沃肖(Andrew Warshaw)说,中国医疗体系面临的挑战意味著有能力出国就医的病患会寻求其他的选择方案。他说,一些病患在中国接受初期治疗效果不佳,于是来美国接受第二轮治疗。

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新增癌症病例309万例,癌症导致的死亡病例达196万例。据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的数据,相比之下,估计2014年美国新增癌症病例167万,癌症导致的死亡病例为59万例。

今年5月份,朱雨光在一个国内论坛上发帖讲述了他们去美国看病的经历。该帖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传播后,她收到了来自国内的数百份寻求细节的请求。也有一些人批评了他们的决定,称她本可以花更少的钱帮助丈夫治病。

朱雨光认为,在美国看病花的钱是值当的,保住了林涛的行走能力,医生提供了放射治疗,免去了不必要的治疗手段。

她说:“至少我丈夫不用住院,也只是吃了几粒药而已。”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