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WeWork的“粗心”IPO文件浇灭投资者热情

更新时间:2019/10/8 19:01:07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投资者对WeWork了解得越多,就越不喜欢它。该公司披露的财务信息中存在的细节错误或遗漏可能已经令投资者更加失望,如果该公司再次试图上市,这一情况则可能带来风险。

在今年8月首次申请上市时,WeWork的母公司We Co.误报了上半年设立的办公桌数量和成本。该公司还漏掉了有关公司治理的信息,包括时任首席执行长诺伊曼(Adam Neumann)曾担任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委员的事实。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高级讲师Nori Gerardo Lietz最近发表了一篇关于We的分析文章,他说:“他们的整个做法往好了说是马虎,因为大量重要数字都没有入账并作适当关联,往坏了说可能是混淆视听。”他称:“我更愿意认为这只是粗心而已。”

由于潜在投资者对公司财务状况和诺伊曼的行为越发感到担心,导致现有股东迫使诺伊曼辞职,We上个月取消了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

由于IPO被搁置,We的不完整财务数据让人更难评估该公司的前景。而该公司也需要努力适应这样一种未来,即没有原本可能通过IPO筹得的90亿美元资金,也没有一笔以完成IPO为条件的银行贷款。

招股说明书中的上述信息缺漏还意味着,若该公司如其所言打算未来再次寻求上市,则可能面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更严格的审查。

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法学教授Erik Gerding称,WeWork下次进行IPO时,将被监管机构放到显微镜下。

We在一份声明中称,与所有潜在的美国上市公司一样,该公司经历了向SEC反复修改注册声明的过程。SEC一位发言人未予置评。

招股说明书对IPO投资者而言是关键文件,这通常是他们第一次能够看到公司审计后财务报表以及业务模式和公司治理详情。

许多现任及前员工认为,We的IPO招股说明书写得很糟糕,围绕该公司业务传达了混乱的信息。他们提到了该文件的献辞:“致We的能量——比我们任何一个人更强大,但存于我们每个人的内心。”

多家华尔街银行及顶级律所Skadden Arps Meagher & Flom LLP和Simpson Thacher & Bartlett LLP参与了该招投说明书的编写。但诺伊曼经常拒绝银行家们的建议,他在原本计划进行的IPO前只选定了牵头簿记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诺伊曼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招股说明书经过精心编写并由经验丰富的外部法律顾问仔细审核,该公司聘用了全球最好的律师和银行家负责文件的提交。该发言人说,诺伊曼当时作为首席执行长对具体起草内容发表了很多评论,情况经常如此。

该文件未能让人弄清有关We财务状况的一些基本问题。例如:We在今年上半年交付了多少新工位?8月提交的招股说明书表示有27.3万个。但仅仅一个月后,一份修订过的版本给出的数字是10.6万个。又比如,总成本是多少?8月份时We表示是13亿美元。而在9月变成了8亿美元。知情人士表示,变化如此之大的原因是第一版是错误的。

有几个指标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这些指标对评估该公司的高速增长对盈利能力和现金消耗的影响至关重要。例如,一处共享办公空间如何实现盈利?该公司承诺与房东分享多少未来收入?

招股说明书中没有提到该公司去年斥资6,000多万美元购买的顶级私人飞机Gulfstream G650ER。《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称,这架飞机目前已被列入拍卖名单。

特许金融分析师协会(CFA Institute)的财务报告政策主管Sandra Peters说,招股说明书中也“没有类似于‘若IPO不成功,公司就麻烦了’的信息披露。”这家位于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协会代表注册金融分析师。We预计该公司IPO将筹资至少30亿美元,并使该公司进一步获得60亿美元的银行融资。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目前该公司正消耗大量现金并预计未来将面临艰难的决定。

招股书里不仅是财务信息没有得到完整披露,其中也未提及诺伊曼售股的事情,如《华尔街日报》曾报道的,自WeWork在2010年成立以来,诺伊曼累计出售了数亿美元的股份。

根据SEC的规定,招股书不一定要披露高管的售股事项。但Gerding表示,市场对意外获悉这类交易不会作出良好回应。

招股文件在一些重要的公司治理问题上也是含糊不清。去年提交的一份招股书草案称,诺伊曼在2017年曾担任We薪酬委员会委员,这意味着他对于自己的薪酬拥有话语权。而8月份的招股书从未说明诺伊曼在2018年担任该委员会委员。

关于We的任何高管是否在薪酬委员会任职的信息披露仅在一句涉及We关联公司董事会的话中有所提及。该文件称,在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一年,对于任何拥有一位或多位高管担任We董事的实体,他们的高管都未在We薪酬委员会任职。而据知情人士称,诺伊曼去年是薪酬委员会的委员。

负责监管公司备案文件的SEC,会审查每一份招股说明书,并经常要求作出修改。一家企业在招股说明书最终版本得到该监管机构批准之前是不能上市的。We还未走到这一步;该公司上月撤回IPO计划时,正准备提交另一份修改后的招股说明书。We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期待“在未来重启IPO程序”。

据了解相关过程内情的人士透露,SEC对We的招股说明书提出了反对意见,在与该公司长达数月的拉锯中要求其作出多处修改。

在We上市前,SEC的意见函不会公诸于众。但该公司上月发布的修订版招股说明书较最初的版本进行了一些明显的修改。

例如,题为“年度经济效益范例”、假设工位利用率为100%的一节内容消失了,同样消失的还有两个图表,它们描述了一处典型物业的经济效益从亏损(-$)变为盈利(+$)的情况,却未以y轴显示相关的实际金额。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