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生活 >> 正文

男人焦虑的表现竟如此不同

更新时间:2019/10/4 9:18:22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如果一个男人因为某些看似鸡毛蒜皮的事而勃然大怒,也许你会觉得,他只是脾气臭了些。但事实上,他有可能正处于焦虑之中。

男性面对焦虑时的表现可能有所不同。说到焦虑,人们往往会想到焦虑症患者那种过度的担忧,以及对可怕局面的逃避。这些也会令男性倍感煎熬,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心理医生更倾向于认为,男性焦虑的时候更可能伴有头痛、失眠和肌肉酸痛等症状。焦虑之中的男性也更倾向于使用酒精和药品来缓解情绪。因此,那些看似染上酗酒恶习的男性,实际上很可能正受到焦虑症的折磨。此外,男性的焦虑还经常表现为暴躁易怒。

美国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Louisville)的临床心理医师凯文·查普曼(Kevin Chapman)表示:“(焦虑中)男性的脾气可能属于那种一点就着的,但其实他们内心充满忧虑。很多男性认为,相比焦虑,充满攻击性更容易被社会接受。”

研究表明,约有五分之一的男性(以及三分之一的女性)会在一生之中经历焦虑症。然而心理学家们越来越担心,男性焦虑症患者的实际比例要比这个数字更高。

这一点尤其令人担忧,因为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焦虑情绪和自杀行为存在关联。抑郁症是与自杀念头关系最为密切的一种精神疾病,但哈佛大学和哈佛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在2010年的一项研究中指出,由抑郁症引发的自杀行为并不多见,而焦虑症、滥用毒品和品行障碍才是最常引发自杀行为的精神疾病。近来的一些调查研究也纷纷印证了焦虑情绪与自杀行为之间的关联。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男性死于自杀的概率要比女性高出三倍多,且美国总体自杀率正处于上升趋势。

上述研究的参与者之一,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马修·K·诺克(Matthew K. Nock)指出:“有些人易于陷入恐慌,并且迫切希望逃离某种他们认为无法忍受的局面,这一类人很容易将(自杀)想法付诸行动。”

男性总体而言较少接受心理健康问题的治疗。马萨诸塞州克拉克大学(Clark University)男性健康研究小组组长、心理学教授迈克尔·阿迪斯(Michael Addis)谈到:“男性年幼的时候就受到社会引导,认为情绪脆弱是一项弱点。此外,寻求帮助也被视为软弱的标志。”

当然,焦虑本是人类的一种正常情绪,但如果这种情绪变得严重且持久,甚至对生活、工作和社交都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时,它就成为了一种心理疾病。焦虑症和抑郁症常常同时发生。目前,对焦虑症研究最深入、效果最显著的治疗方法是“认知行为疗法”以及服用“百忧解”(Prozac)、“来士普”(Lexapro)等抗抑郁药物。认知行为疗法会指导患者改变引发焦虑情绪的负面想法,同时,积极面对他们原本恐惧的状况。

今年31岁、在爱达荷州莫斯科市(Moscow)从事残疾人援助工作的亚伦·加利福尼亚(Aaron California)从童年起就受到焦虑的困扰。他很小的时候就不愿意参加聚会,并且每次考试之前都会陷入极度焦虑。“19岁的时候,我意识到焦虑正在毁掉我的生活”,他回忆道,“因为害怕犯错,这种焦虑导致我(从大学)退学,还丢掉了工作。”然而一开始,加利福尼亚不愿接受心理治疗,因为他“不想被别人另眼相看”。

男性往往是在遭遇事业危机,尤其是在有伴侣督促的情况下,才愿意接受心理治疗。那么,要鼓励男性焦虑症患者寻求帮助,怎样做才最好呢?发出最后通牒、强行逼迫并不是一个好方法,这可能会引发控制权之争,并且加重患者对治疗的抵触情绪。纽约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美国认知行为疗法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Behavioral and Cognitive Therapies)前会长迪恩·麦凯(Dean McKay)认为,最佳方式应该是“告诉他们,焦虑症正在影响他们的生活质量”。麦凯指出,告诉你爱的人,接受有效治疗会“让他们发现生活中的更多乐趣。如果能处理好这件事,我们就能更好地享受这段关系。这些话语很能打动他们。”

阿迪斯博士建议,你可以对伴侣遭受的痛苦表达忧虑,说说自己为了他们如何忧心忡忡、难以入眠,而首要的一点,是要设身处地去体谅他们。他说:“不要把他们想成是那种顽固不化的典型男人,试着将他们看成是一个深陷焦虑和抑郁的普通人,还要明白,他们正因为自我期许和社会期望而痛苦挣扎。”

此外,避免给他们贴上心理病患标签,或许也有所帮助。对于有些男性患者,麦凯博士在最初几次心理治疗期间,不会当着他们的面提到“焦虑”二字。查普曼博士称,他遇到的一些焦虑症患者更愿意将这种治疗称作是某种“指导”或者“工作效率咨询”,目的在于“解决工作中的苦恼”。

当然,也有很多男性可以坦然谈论自己的情绪,不避讳提及“焦虑”或者“抑郁”一类的字眼。不过,像认知行为疗法这样周期短、目的明确、可以针对性改变患者行为的治疗手段,或许更容易被大多数男性所接受。认知行为疗法的疗程按周进行,通常持续12-15周。阿迪斯指出:“对很多男性来说,更务实、更偏重指导性的治疗方式让他们觉得更加熟悉。这种治疗方式和上高尔夫球课差不多。”

54岁的约翰·伯德斯(John Borders)是路易维尔市的一名律师,他曾长年受到无端恐惧症和强迫性想法的困扰。他的妻子成功说服他去看心理医生,接受焦虑症和强迫症方面的治疗。伯德斯说:“我当时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出了什么问题。”一开始,他接受了两次治疗,据他说,效果不是很好。后来,他开始按照查普曼的建议,接受认知行为疗法以及暴露与反应阻断疗法(后者是认知行为疗法针对强迫症的一种变体)。当时,伯德斯极度害怕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他说:“一上路我的心脏就会狂跳不止,心里控制不住地认为,我的车要飞出路外了。”因此,查普曼要求伯德斯继续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并且为了放大焦虑症状,出发前,他还让伯德斯喝了些咖啡。伯德斯如今表示:“我现在上高速公路之前,都会喝一杯双倍浓缩咖啡。这非常有效。”

此外,冥想之类的正念疗法也有利于缓解焦虑,尤其是对那些受焦虑影响而变得烦躁易怒的男性来说,更是如此。哥伦比亚大学教师学院(Columbia University Teachers College)临床心理学教授道格拉斯·梅宁(Douglas Mennin)指出:“冥想可以让你慢下来,可以让你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出选择。”梅宁博士还倡导集体治疗,这种方式可以减轻某些男性的社会孤立和孤独感——要知道,这些感觉会加剧焦虑情绪。

亚伦·加利福尼亚后来接受了认知行为疗法,并配合药物治疗。尽管如今,他仍未完全摆脱焦虑症,但病情已得到显著缓解。他读完了大学,获得了教育心理学硕士学位。他谈到,与同事之间的真诚交流,以及结交朋友,对他的治疗有很大帮助。他说:“和他人聊天能够排遣焦虑情绪。这种关心和归属感对我来说至关重要,让我觉得自己不再孤独。”

如何提供帮助?

—不要设立最后通牒、强行逼迫。这可能会引发控制权之争,并加重他对治疗的抵触情绪。你应该做的,是告诉他接受治疗后,生活质量在哪些方面可以获得提升;

—对他承受的痛苦表达忧虑——告诉他,你对他是何等担心;

—要有同理心。不要先入为主地认为他顽固不化,试着把他看成一个普通人,一个背负着沉重期许的普通人;

—避免贴标签。“焦虑”一类的字眼可能会让他不自在。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