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贸易放缓冲击全球制造业

更新时间:2019/10/3 10:54:28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受关税上调和经济增长动能降温拖累,9月份的全球制造业放缓势头进一步加剧,今年的全球贸易流动增速也可能降至金融危机以来最慢水平。

供应管理学会(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 简称ISM)周二表示,美国工厂活动连续第二个月下降。9月份的ISM制造业指数从前一个月的49.1降至47.8,为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该数值低于50表示制造业出现萎缩,高于50表明扩张。该指数8月份首次降至萎缩区域,为三年来首次。

Pantheon Macro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Ian Shepherdson在一份写给客户的报告中表示,贸易战意味着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改善。他指的是ISM指数,该指数是根据对美国企业采购和供应主管的调查得出的。

9月份ISM数据公布后,美国股指走低,标普500指数周二收跌1.23%。

数据公司IHS Markit对美国制造业活动的另一项调查显示,9月份该行业活动增加,不过数据也显示,7-9月制造业创出2009年同期以来最差季度表现。IHS Markit表示,其9月份制造业指数从8月份的50.3升至51.1。

经纪自营商Amherst Pierpont的首席经济学家Stephen Stanley表示,美国经济前景依然良好,因消费者支出和就业市场仍相对强劲。Stanley表示,相比已经陷入困境的行业变得更加疲弱,如果那些一直表现强劲的行业变得疲弱,他会更担心。

周二公布的欧洲和亚洲采购经理人调查显示,随着出口放缓对工厂造成冲击,9月份工厂活动下滑加剧。

经济增长放缓促使全球各地央行纷纷实施刺激措施,包括美联储和欧洲央行。这种趋势在周二继续延续,当天澳大利亚央行今年第三次下调关键利率。

不过,特朗普将美国工厂数据的恶化归咎于美联储,称美联储的利率政策是美元最近升值的原因。他已敦促美联储采取更大力度的措施降息。

特朗普周二在Twitter发帖称,美联储及其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让美元变得如此强势,特别是相对于其他所有货币,以至于我们的制造商受到了负面影响”。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强势美元的出现是因为美国经济相对于其他主要经济体表现稳健(虽然正在降温),而制造业的困境则是因为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

ISM制造业调查委员会负责人Timothy Fiore称:“强势美元正在削弱美国的出口能力,这是除贸易问题以外,我听供应商说的最多的话题。”

世界贸易组织(WTO)在周二发布的最新贸易流预测中警告说,贸易放缓可能会影响投资和就业。WTO总干事阿泽维多(Roberto Azevedo)表示,随着企业减少生产出口商品和服务的人手,就业岗位的创造可能受到阻碍。

总部位于日内瓦的WTO表示,预计今年跨境商品流仅增长1.2%,低于2018年的3%。如果WTO预测准确,这将是自2009年以来最低年增速。

全球贸易体系已遭到美中贸易争端的破坏,这一争端已导致关税从2018年初以来持续上升。美国还对其他国家的部分进口商品加征了关税,而美国的产品也因此被这些国家加征了关税。此外,日本和韩国也发生了贸易争端。

Baillie Lumber Co.等硬木木材公司已经受到中国对美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冲击。这家总部位于纽约州汉堡的公司已经裁减几十个工作岗位,因该公司在中国的业务量下降了约40%,并拖累该公司总收入减少约20%。

Baillie总裁Jeff Meyer上个月表示:“不仅是销售量显著减少,还导致价格大幅下跌。”

虽然美国制造业下滑,但9月ISM新订单分项指数从8月的47.2小幅上升至47.3。不过,新出口订单分项指标是连续第三个月下降,凸显出贸易紧张形势带来的挑战。制造业新订单指标被视为反映企业投资和消费者需求的晴雨表。

Pacific Die Casting Corp.的首席执行长William Byrd表示,一个卡车生产客户在本周告诉他,该公司正在降低生产率。

Byrd说道,客户订单在最近几周略微有所下滑。这家位于华盛顿州温哥华市的金属产品制造商仍预计今年将实现约5%的收入增长。

Bryd称:“我们还在加班加点”,并表示,为了留住工人,该公司今年已将起薪提高了2美元,至每小时15美元左右。

美国商务部周二公布的另一份报告显示,美国8月份建筑支出环比增长0.1%。但同比却出现下降,且为连续第10个月同比下降,美国上一次经济衰退前就出现了这一现象。

亚洲和欧洲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显示,工厂活动持续疲软。

IHS Markit编制的调查报告显示,韩国、日本和印尼的工厂活动出现下滑。另一份由日本央行发布的报告显示,该国大型制造商的信心降至逾六年来的最低水平。

在面临脱欧不确定性所带来额外挑战的英国,工厂活动连续第五个月下降,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持续最长的下滑期。

放眼整个欧元区,制造业活动也处在2012年10月以来的最弱水平。

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表示:“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企业对未来一年的看法仍然不佳,乐观程度处在七年低点附近,原因是人们担忧贸易战、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迹象以及地缘政治,围绕英国无序脱欧的焦虑也在升温。”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