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指数基金成为华尔街的新王者

更新时间:2019/9/22 10:06:56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模拟股市大盘的投资管理机构刚刚成为了基金管理业的新巨头。

根据研究公司晨星公司(Morningstar Inc.)的数据,截至8月31日,追踪美国股指的基金资产规模达到4.27万亿美元,为此类基金的资产规模有史以来首次在月度报告中超越选股基金。截至8月31日,试图跑赢大盘的基金资产规模为4.25万亿美元。

资产王冠易主是金融市场历史上最引人关注的变化之一,打开一个新篇章。过去10年,逃离主动型美国股票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资金规模达1.32万亿美元,而流入模拟市场指数的低成本基金的资金规模则接近1.36万亿美元。

这样的变化降低了个人投资的成本,削弱了选股人的作用,同时也让华尔街的一些外来者成为了该行业最有影响力的经纪人。

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领航(Vanguard Group, VANGUARDF.XX)和道富银行(State Street Co., STT)等指数巨头现在对美国企业界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他们的投票至为关键,能够决定一切,从谁在公司董事会任职一直到高管们如何处理包括气候变化和薪酬平等在内的众多事务。

指数基金的崛起吸引了一些人的密切关注,他们担心市场追踪基金会扭曲价格并加剧市场波动。到目前为止指数巨头对这些担心不加理会,认为这是在贩卖恐惧,这些巨头的规模还在继续增长。

领航首席执行长巴克利(Tim Buckley)在5月表示:“在人们讨论指数基金崛起的时候,我们首先得明确一件事。它还不够大。仍有太多人因高成本的主动投资而上当受骗。”

晨星的数据覆盖专注于美国股市的一部分共同基金和ETF。行业组织投资公司协会(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表示,自己的数据显示追踪美国股指的共同基金和ETF的资产规模并未超过主动管理的美国股票基金。

指数基金还远远不能主导整个股票市场。据美国投资公司学会(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专注于美国股市的指数基金在美股市场中占比近14%,相比之下2010年时约为7%。经济学家估计,指数基金整体看在美国股市交易中的占比不超过5%。

老派的基金管理者可不愿轻易放弃他们的交易桂冠。他们正在尝试新的收费架构,更多的倚重数据科学并转向流动性低的押注,希望藉此留住老客户并吸引新客户。一些老式基金还利用指数基金来建立他们的投资组合。

安联投资(Allianz Global Investors)的首席执行长乌特曼(Andreas Utermann)表示:“我看待此种情况的方式,就像在网球界费德勒(Roger Federer)看待对手德约科维奇(Novak Djokovic)差不多。这帮助我们改善竞争能力。”

对传统“选股者”的挑战在四十多年前就已出现,领航创始人博格尔(Jack Bogle)在1976年面向普通投资者推出了首支指数共同基金。他想让每个普通投资者都能以最低的成本从整个股市中分一杯羹,这个想法最初遭到华尔街的嘲讽。

另一个威胁是上世纪90年代ETF的出现。ETF是在交易所交易的股票或债券的组合,可以令投资者迅速获得对市场的敞口。

2008年金融危机后,更多客户意识到成本更高的基金经理没能保护他们免遭市场崩溃冲击,因此将资金从主动管理型基金撤出。之后许多选股者都没有跑赢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牛市之一,从主动型基金撤出的资金规模越来越大。标普全球(S&P Global In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的10年,美国逾八成主动型股票基金表现均不及标普综合1500指数(S&P Composite 1500)。

贝莱德、领航和道富银行这三家公司成为这种转向的主要受益者,他们获得了指数基金市场大约80%的份额。去年贝莱德和领航日均净流入资金合计达到10亿美元左右。道富银行的SPDR S&P 500 ETF Trust成为过去一年交投最为活跃的证券之一。

随着实力增强,这些公司面临新的问题,其中之一是应该如何运用对企业的新影响力。FactSet的数据显示,贝莱德、领航和道富银行通过所管理的基金持有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约20%的股票。大型指数基金在2017年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股东胜利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当时这场胜利促使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 XOM)就气候变化相关规定的影响做出解释。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委员杰克逊(Robert Jacks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被动投资的兴起向21世纪的公司治理提出了挑战,这一趋势可以让少数人影响一些公司的选举结果,而此类公司控制着数以百万计美国家庭的经济未来。

其他人则质疑指数基金是否有能力照顾到所投资的全部公司。咨询机构ICR掌管就股东事宜向公司提供建议业务的Lyndon Park称,指数基金推动了真正的治理改善,但考虑到这些基金投资领域广泛,他们的管理团队无法对每家公司和特定行业问题面面俱到。近年来,从贝莱德到领航等指数基金管理公司一直在扩充他们的管理团队。

道富环球投资(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股票指数主管布莱克(Lynn Blake)补充称,该公司必须对所接触的公司有选择性,并利用技术扩大其12人管理团队的影响力。她说:“我们将持有这些头寸很长时间。我们希望与董事和董事会密切合作,让他们理解我们的观点。”

另一个担忧是指数基金对股市的连锁反应。一些研究显示,当公司股票被纳入主要基准时,其股价会得到提振,而随着资金进出ETF指数,股票可能容易受到短期价格波动的影响,尤其是那些占指数比重较大、交易量较小的股票。

管理指数基金的资产管理公司表示,有关该策略可能导致市场大范围混乱的担忧有些过头了。指数产品有数百种,它们并不都是同步交易的。此外,指数基金的买卖反映了投资者情绪的真实变化,无论使用哪种基金,股价都会作出相应反应。

但作为指数基金的先驱人物,博格尔在他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越来越担心,指数基金的成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已故的博格尔曾对亲密伙伴说,如果指数巨头一直保持同样的增长速度,政府迟早会试图拆分它们。他担心这将危及指数基金的未来。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