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WeWork母公司陷入估值窘境

更新时间:2019/9/18 20:50:12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办公室共享企业WeWork的母公司We Co.正面临麻烦。

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由Adam Neumann参与创立的公司此前调降了首次公开募股(IPO)估值,但仍没有激发起投资者兴趣,不得不把IPO时间推迟到至少10月。对该公司治理方面的担忧被视为一项持续存在的风险,但投资者可能很快就会关注一个更迫在眉睫的威胁,那便是在该公司再次尝试接触公开市场时,其资本结构包含的可能引发股权稀释的条款将会构成问题。

We的麻烦始于其估值的下滑。该公司在私募市场进行的上一轮融资对其估值是470亿美元。该公司后来将IPO估值调降至大约200亿美元,上周又再次调低。《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称,这家初创公司寻求以低至150亿美元的估值发行股票。

We急需资金才能继续在目前的增长路径上取得进展。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签署了一份60亿美元的信贷安排。作为该交易的一部分,该公司同意该信贷安排以其筹集到30亿美元股本为前提。

这笔债务交易是一个要么全有要么全无的提议:只有当We成功筹资30亿美元时,上述60亿美元的信贷安排才有效。换句话说,IPO能否成功将决定该公司能否获得至少90亿美元的资金。有鉴于此,如果市场人气或市场状况不利令这家还在亏损的公司取消进行IPO,该公司将承受更沉重的打击。

但这可能引发一个恶性循环。随着We的估值下降,该公司需要发行更多股票才能达到30亿美元的门槛。以47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30亿美元的融资额只相当于该公司估值的一小部分。但如果以150亿美元或20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IPO交易对现有股东的稀释作用会更大。

这还不是全部。风险资本提供者经常会使用一种被称为“估值降低融资(down round)”条款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这些条款规定,如果一家公司未来一轮融资的估值低于内部投资者上次投资时的估值,那么内部投资者将获得更多的股票。

对于We来说,对早期投资者的估值降低风险保护似乎采取了10亿美元可转换票据的形式,这张票据可在今年最后一天转换为股票。根据We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这张票据由大股东软银(SoftBank)持有。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工商管理高级讲师Nori Gerardo Lietz在《华尔街日报》看到的一篇未发表的论文中表示,We的招股说明书只对该票据的转换给出了一个模糊的价格,因此无法确切地计算出股东权益将被稀释多少,或者是否会被稀释。不过,由于票据的转换似乎发生在IPO之后,在IPO中认购其股票的买家可能会受到冲击。

这样的特点可能会导致恶性循环。随着IPO的稀释程度越来越高,估值在下降。随着估值下降,IPO的稀释程度也会越高。如果这些特点使筹集资金变得过于困难,软银和We都有理由对其进行重组,但这也需要时间,而We可能没有时间了。该公司面临的最后一个压力是,根据《创业企业融资法案》(JOBS Act),到今年年底,它将失去作为一家新兴公司的地位,这将令IPO过程更加繁琐严格。上述法案允许该公司在财务和高管薪酬方面使用更宽松的报告标准——对于一家已经受到治理担忧困扰的公司来说,这是一个潜在的麻烦。

企业往往很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达成好的IPO交易。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