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科技 >> 正文

微软如何悄然夺得全球市值桂冠?

更新时间:2018/12/3 21:40:54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多年来,微软(Microsoft Co., MSFT)进军一系列新兴消费者业务,试图闯出一片天地,但该公司能够重夺全球市值最高公司桂冠,要归功于首席执行长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将平淡无奇却增长迅猛的计算服务做为销售重点。

微软已取代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坐上市值第一的宝座,截至上周五收盘,微软市值达到8,513.6亿美元,较该iPhone生产商高出近40亿美元。在市值登顶之前,微软还超越了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Facebook Inc. (FB)、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 Inc. (GOOG)等科技巨头,这些公司一度炙手可热,后来却麻烦缠身,比如在国会听证会上遭到质询、增长前景引发投资者担忧或者被总统特朗普发推文炮轰,而这些麻烦纳德拉基本上都躲过了。

微软上一次市值夺冠是在2003年,目前的再度崛起源于纳德拉大力发展基于网络的服务业务,亦即云计算。而云计算兴起时,微软面向企业和个人销售生产力及数据中心软件的主营业务曾面临威胁。

总部位于西雅图的Madrona Venture Group投资云领域初创公司,其董事总经理Matt McIlwain认为,在云真正开始起飞时,微软打造了一套云战略。他称,企业开始拥抱云时,微软恰好能迎合其需求。

微软首次登上全球公司市值巅峰是得益于Windows操作系统和Office办公软件的普遍应用,以及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积极领导。盖茨利用Windows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进军新市场,该策略引发了微软与美国及海外监管机构的冲突。

解决这些问题导致监管机构针对微软的行为制定了新的规定,这减缓了微软的增长。该公司股价停滞了10年。自纳德拉五年前接任董事长以来,微软股价已经涨了两倍,巩固了盖茨和前首席执行长鲍尔默(Steve Ballmer)作为全球顶级富豪的地位。这两人仍是微软最大的股东。

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于11月举办的WSJ Tech D.Live会议上,鲍尔默称,如今企业业务为微软提供了动力。他称,纳德拉将一家拥有良好利润和技术的公司带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

微软的Azure云业务是增长的关键。自微软2015年10月开始公布Azure收入以来,该业务收入每个季度都增长了76%以上。

鲍尔默说:“我认为萨提亚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我觉得这很棒,作为一名股东,我的感觉就更棒了。”

纳德拉试图改变微软的文化。在他的领导下,微软就一些有争议的问题公开表明了立场,例如呼吁对人脸识别技术实施监管,主张以负责任的态度使用人工智能软件。他改变了鲍尔默的一些政策,剥离了手机业务,注重与合作伙伴在云业务和其他领域展开合作,并把微软的热门应用移植到苹果公司iOS和谷歌Android平台上。

曾担任微软高管、目前在数据仓库服务公司Snowflake Computing Inc.担任首席执行长的Bob Muglia说:“他们在萨提亚的带领下取得了成功,打造了一种不同的形象。”

亚马逊仍然是云领域的主导者。这家在线零售巨头去年占据了全球云基础设施市场51.8%的份额。微软位列第二,份额为13.3%。

华尔街预计云市场将继续蓬勃发展。据Gartner估计,到2021年,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的市场规模将从去年的236亿美元增至630亿美元。微软和亚马逊均提供此类服务。

亚马逊已经意识到微软在这方面的影响力。亚马逊云计算负责人Andy Jassy上周三出席Amazon Web Services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年度大会时告诉与会者,亚马逊云计算业务的实际收入要高于微软的云计算业务,尽管增长速度比后者慢。他还介绍了一种新服务,这种服务让客户可以在他们自己的数据中心运行亚马逊云计算产品,瞄准的是微软具有优势的领域。

生产力软件也对微软的复兴做出了贡献,这类产品在近20年前曾帮助微软夺得市值最高公司宝座。作为传统Office软件云端订阅版本的Office 365商业版,是微软赖以创造近三分之一收入的业务类别中成长最快的产品之一。

微软曾经是科技领域的主导力量,该公司对这种力量的使用导致其遭到美国当局起诉并被要求进行分拆。但近几年,监管机构和立法机构没有那么关注微软了。

微软从未像Facebook那样成功建立一个可引起数据安全和错误信息相关担忧的社交网络。该公司虽然在网络搜索领域排名第二,但远远落后于谷歌,避免了涉及数据收集问题的监管审查。微软的Surface计算机和Xbox游戏部门仅占据了一小部分业务,似乎不会受到中美贸易争端危及,也不会被推上美国制造争议的风口浪尖。

微软此前出售智能手机的尝试失败,该公司最终计提的支出超过收购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所花费的94亿美元。多年前的这一昂贵教训使微软免于受到当今智能手机市场放缓的影响,而这一放缓近几周重创苹果公司股价。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