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科技 >> 正文

部分供应商担心特斯拉的财务状况

更新时间:2018-8-21 20:26:49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根据业内高管和一些文件,特斯拉(Tesla Inc., TSLA)动荡的一年加大了供应商对该公司财务状况的担忧,此前Model 3轿车生产消耗了特斯拉大量现金。

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文件,一个备受推崇的汽车供应商协会私下对供应商高管的调查发现,在22名回复调查的高管中,18人认为特斯拉现在对他们的公司构成财务风险。

另外,几家供应商在调查中称,特斯拉曾试图推迟付款,或要求高额返现。公开的文件显示,在一些情况下,小供应商过去几个月称它们为特斯拉提供的服务没有获得付款。

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对生产相关的供应商按时付款率已从去年的90%提高到95%左右。知情人士称,对非生产相关供应商,特斯拉的按时付款率为80%左右。

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上周五在采访中称,特斯拉推迟付款并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因为在决定这些配件是否是正确的配件。

这些供应商只代表特斯拉数百个提供配件、制造工具和建筑服务的供应商中的少数部分,但调查、采访和文件显示,一些供应商对特斯拉能否按时付款感到担忧。

原设备供应商协会(Original Equipment Suppliers Association)首席执行长Julie Fream表示,就特斯拉而言,任何时候当市场上出现不确定性,都会令供应商感到担心;目前围绕特斯拉私有化的言论、广为人知的Model 3加快生产面临的挑战,以及最近报道的有争论的采购做法,这些都引起该协会成员担忧。该协会在过去几周进行上述调查,期间特斯拉公布了第二财季业绩,马斯克也发推文宣布该公司私有化计划所需资金有保障。

上述问卷调查是向原设备供应商协会的理事会成员发出,该理事会由代表约100家供应商的知名北美销售高管组成。目前不清楚多少高管接受了调查。在回覆调查的35名高管中,23名代表是现任或前任特斯拉供应商。一些受访者未回答所有问题。

在接受采访时,马斯克和首席财务长Deepak Ahuja称,特斯拉的财务状况正在改善,该公司依然有望在当前季度实现正的现金流和利润。他们表示,该公司与其供应商的关系良好。

Ahuja说:“如果我们的供应商一开始有任何疑虑,看到我们的说明、我们的业绩和产量逐步提升的情况,疑虑也应该会烟消云散。”

所有受访者都表示,他们希望维持或增加与特斯拉的业务,没有人希望退出。

今年Model 3轿车的生产延迟消耗了特斯拉的现金,上半年的现金规模下降11.3亿美元,至22.4亿美元。

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公司内部记录和知情人士所述,特斯拉目前的现金状况与上半年接近。

上述记录显示,特斯拉截至8月12日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降至16.9亿美元。这主要是由于该公司在7月份偿付了一笔5亿美元的循环信贷。记录显示,特斯拉计划本季度晚些时候再次进行同样规模的借贷。记录显示,在此基础上,加上特斯拉预计当季后半段车辆交付增加带来的额外现金流,9月底时特斯拉所持现金有望较上季度高出数亿美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节省现金,特斯拉最近几周要求部分资本设备供应商返款,规模为该公司回溯至2016年所支付金额的9%-20%。《华尔街日报》看到的一封给供应商的电子邮件显示,特斯拉请求帮助,要求就已经购买的产品返还现金,以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

特斯拉称,被要求返款的资本设备供应商不到十家。Ahuja强调,与生产相关的供应商并未被要求返款,特斯拉会设法在未来削减相关成本。特斯拉依赖生产相关供应商来保证车辆交付。

根据原设备供应商协会的调查,23名受访者中有13人称,特斯拉对当前采购提出大幅降价要求和/或回溯性返款要求。

一位知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斯拉要求一家配件供应商今后将价格全线下调10%。这名知情人士称,这一要求是非常极端的,其他汽车生产商一般要求个别配件或项目成本下调1%至2%。

这家供应商称,特斯拉暗示,若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将要求将付款期限从60天延长到120天。而汽车生产商对供应商的付款期限更多为90天,120天较为少见。

在对上述调查作出回应的23家供应商中,有11家表示,特斯拉已经要求他们延长付款期限。根据看到的一份拟议合同以及一位知情人士的消息,最近几周特斯拉要求一家工具供应商将付款期限从60天延长到90天。

Ahuja表示,汽车生产商随着自身业务的改善要求更好条款的做法是正常的。过去几年特斯拉已经稳步延长了付款期限,并且延长付款期限的美国上市公司数量也在上升。

其中一家供应商称,自去年春天以来,尽管多次作出承诺,但特斯拉已经停止了向其支付款项。这名人士称,如果继续向特斯拉供货但收不到回款,他担心他自己的公司会破产。

公开纪录显示,自去年10月份以来已有16家公司针对特斯拉申请技工留置权(mechanic's liens),宣称后者未支付其供货及服务相关款项。而2015年和2016年加起来,仅有四桩针对特斯拉的技工留置权申请。技工留置权是对未支付报酬的法定求偿权。


这些留置权绝大部分是小型分包商今年在加州阿拉梅达县针对特斯拉和其承包商提出的,主要事由是在该公司的弗里蒙特工厂提供工作。根据文件记录,其中一些供应商自那以来获得了付款,未付款总额相对较少,总计近800万美元。

汽车行业专家表示,供应商针对汽车生产商提出留置权申请的情况很少见。Brooks, Wilkins, Sharkey & Turco PLLC 的律师Dan Sharkey表示:“当客户遇到财务问题时,供应商开始提出留置权申请以保护他们的获担保地位,从而确保获得付款。” Sharkey专门处理供应链问题。

特斯拉首席财务长Ahuja表示,将分包商提出的留置权申请视为财务陷入困境的迹象是错的。他表示:“这是分包商和承包商之间的问题。”同时他补充说,分包商在留置权申请中对制造商指名道姓的做法很常见,目的是向其施压。

特斯拉股价涨1%,至308.44美元。周一早些时候,摩根大通将其对特斯拉的目标价从308美元下调至195美元。

原设备供应商协会的调查还发现,22位受访者中有八位表示他们担心特斯拉会提交破产保护申请。该调查于7月26日至8月8日间进行,8月7日马斯克发推文表示计划将特斯拉私有化。后来他透露交易离完成相距甚远。

在上周五发送给《华尔街日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马斯克表示:“我们绝不会破产。”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