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新投资减少之际供应危机隐现,油价或涨至100美元以上?

更新时间:2018-7-30 21:45:23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在当前全球石油消耗速度快过替代速度的形势下,未来几年油价或进一步攀升。

虽然全球并未陷入“油荒”,但问题在于,能源公司和产油国经过2014年油价暴跌的重创,正在减少在新项目上的投资,即便油价自2016年已增长逾一倍。这种情况令某些行业观察人士担忧,油价可能出现大幅急涨,对企业和消费者构成冲击。

石油行业每年需要替代330亿桶石油,以满足预期需求增长,尤其考虑到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石油消耗量越来越大。根据Rystad Energy的数据,今年,新投资项目顶多能增加200亿桶石油。

这家总部位于挪威的咨询公司称,石油行业的平均递减率(在不维护油田或不新开钻井的情况下产出下降的速度)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6.3%和5.7%,而在油价暴跌前的四年里,平均递减率为3.9%。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供应不足可能会推高油价,就像2008年油价触及每桶近150美元高位时那样。

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的石油行业分析师Virendra Chauhan表示,多年的投资不足正为供应危机埋下伏笔。他认为,供应短缺最早将于明年年底出现,可能会推高油价至每桶100美元以上。

市场参与者曾一度担心供给会触顶。而现在,他们谈论的是地下的大规模石油储量。

例如,美国能源情报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2016年的数据显示,墨西哥湾拥有约40亿桶已探明储量。

但新项目通常需要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和多年的开发。英国石油公司(BP PLC, BP)在墨西哥湾耗资90亿美元开发的“Mad Dog 2”项目预计要到2021年才会投产,尽管这一项目已于2016年获得批准。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的数据显示,此类深水项目从审批到投产平均需要三年半时间和大约50亿美元的资金。

石油行业的投资向来有大起大落的特点,而这可能导致油价的剧烈波动。

目前,石油公司行事谨慎。之前,石油公司曾经历过一段大规模投资的时期,随后油价2014年的大跌引发了数年痛苦的行业重组。即使在原油市场复苏的情况下,大型石油公司仍面临压力,它们需要向投资者展示自己能坚持财务纪律并兑现改善回报的承诺。尽管很多公司的石油产量仍在增长,但它们对启动新的项目持谨慎立场。

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 RDSB)首席执行长范伯登(Ben van Beurden)上周四称,油企将必须把投资提升到比当前更高的水平。他表示,自己仍希望石油行业能够避免出现严重的供应紧张局面。

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简称IEA)的数据,2015年和2016年,石油行业的投资下降25%。该行业2017年的资本支出持平;即使在油价上涨约30%的情况下,初步数据显示该行业2018年的开支也仅有小幅增长。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全球原油策略师Martijn Rats称,在资本支出减少一半的情况下,很难不产生影响。该行预计供应短缺等因素将在2020年初推动布伦特油价上涨至90美元/桶。该行对油价最乐观的预期为105美元/桶。

许多其它因素也在抑制新增产量。由于一系列经济、政治和技术原因,委内瑞拉、伊朗、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等主要产油国在维持产量上面临困难。

化石燃料被替代的前景也让行业高管们担忧。英国石油和荷兰皇家壳牌正转向更重视天然气生产,而非开采石油,因为预计对天然气这种低排放燃料的需求将激增。加拿大和美国的运输问题导致产量瓶颈,也加剧了石油行业供应难题。

资深石油投资者Pierre Andurand正在押注油价将出现一轮持续多年的涨势。Andurand称,今年布伦特原油价格可能触及每桶100美元的高位,到2020年代初期可能触及每桶150美元。其他一些人预测的价格涨幅较为温和,但也认为供应短缺会推高油价。

当然,如果全球经济放缓,对原油的强劲需求可能会减弱。在供应方面,一些大型新项目已经在安排中,可能反映了增加投资的兴趣。同时,一些公司正降低项目成本,使他们能够以更低花费做更多事情。美国页岩油田的产量飙升抵消了投资不足和其它地方的产量下降。但行业专家表示,页岩行业的增长预计将在2020年代中期达到顶峰。

分析人士称,为避免中长期价格上涨,企业需要现在开始投资,而且不止是投资页岩油。

如果不进行这些新投资,随着企业在油价大跌前投资的项目陆续完成,全球石油产业递减率预计将继续恶化。

Energy Aspects的Chauhan称,巴西和挪威的部分地区,递减率已经超过10-15%。IEA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委内瑞拉老化油田的日产量下降了逾70万桶。IEA表示,6月份,安哥拉的产量触及12年低点,而墨西哥的产量则自2016年年中以来下降了近30万桶/日,尽管该国付出了开放石油产业及扭转下滑局面的努力。

规模1.40亿美元的Merchant Commodity对冲基金的首席投资长Doug King称,没有人真正入场;人们仍然对滑坡局面心有余悸。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