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美国经济大好,跳槽者成职场赢家

更新时间:2018-7-26 21:20:48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伊诺克(Kimberly Enoch)本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且可以在家办公——为阿肯色州州府小石城的某非营利机构管理拨款资金。但她厌倦了,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于是,她辞职了。

不到三个月,伊诺克就在社区金融机构Southern Bancorp Community Partners找到了一份撰写拨款申请的工作,工资上涨14%,工作节奏更快,通勤只需七分钟。

伊诺克说:“我知道自己可以做更多事情。”

她是美国跳槽大军中的一员。目前,美国人换工作的速度是17年前互联网热潮结束以来最快的,并且尝到了甜头——薪资更高,成就感更强,或兼而有之。

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有340万美国人主动辞职(接近2001年峰值),是当月被辞退人数(170万)的两倍。

跳槽现象发生在零售、餐饮服务和建筑等多个行业,反映出更广阔的劳动力市场的活力。

强劲的美国经济和处于历史低位的失业率(5月份跌至3.8%,为2000年来最低点)让劳动者变得更加自信。伊诺克在网上投简历的当天,就得到了面试机会。

这一趋势也许能推动美国人的工资收入普遍上涨,改善过去10年中一直低迷的劳动生产率。人们在跳槽后,工资往往能大幅上调。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Atlanta)的数据显示,5月份跳槽者的年薪涨幅比过去12个月未换工作的人高出30%左右。

在5月份美国610万失业者中,自愿失业者(即主动离开原工作岗位、寻找新工作机会的人)超过七分之一,为逾17年来比例最高的。

经历过上次经济衰退并为此吃了苦头的人们则显得战战兢兢,在这轮经济扩张的大部分时间里选择不换工作。鉴于此,美联储前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开始密切关注辞职指标,她将人们不愿主动换工作的态度视为劳动力市场依旧疲软的一个迹象。而现在,跳槽是经济形势良好的一个体现。

近来跳槽现象的增多与劳动力流动性长期下降的看法相矛盾。芝加哥大学研究劳动力市场波动的经济学家戴维斯(Steven Davis)说,过去几十年,随着美国人口老龄化和初创企业的相对稀缺,人们往往在一份工作上能坚持得更久。在2014年8月美联储的杰克逊霍尔年会上,戴维斯与合着者霍尔蒂万格(John Haltiwanger)将有关经济活力降低的研究结果交给了与会的央行官员。

2007-2009年的经济衰退曾让这个问题雪上加霜。人们惶惶不安地守着并不适合自己的工作,全美的生产力也为此受到牵连。现在,他们开始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工作,生产力应该可以相应提高。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2009年第三季度,只有2.9%的劳动者换了工作,2017年第一季度这个比例攀升到4%左右,是200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戴维斯说:“夫妻俩可以轻松辞掉工作,再双双寻找他们满意的工作机会,满意的工作地点。”他表示,最近人们频频跳槽,说明经济热度增加,尽管这不一定扭转最终将导致波动减少的长期趋势。

27岁的迪维内(Jeremy Divinity)去年8月辞去了华盛顿特区的一份市场营销工作,他想回家乡洛杉矶生活。

他说:“我不太担心在洛杉矶找工作,我知道车到山前必有路。”

回到洛杉矶后,迪维内一边做自由职业,一边找合适的工作。今年2月份,他在一家制定社交媒体策略的小型广告公司找到了满意的工作。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经济学家麦肯塔弗(Erika McEntarfer)说,近来掀起的跳槽热对于那些寻找立足点以开启职业生涯的年轻人来说尤其有益。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去年第一季度约6.5%的35岁以下劳动者换了工作,而35至54岁换工作的比例为3.1%。

麦肯塔弗说:“换工作的往往是年轻人和那些可能在你看来工作不大好的人,那些工作的平均工资比美国其他工作岗位低不少。”她表示,跳槽可以让他们进入待遇更好的行业。

来自马萨诸塞州陶顿的弗雷塔斯(Megan Freitas)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她今年21岁,现在是一名实习护士。几周前,她辞掉了一份只付最低工资的零售员的工作,这份工作她做了两年多,每次涨薪都是借马萨诸塞州提高最低工资的东风(最近一次是2017年,该州将最低工资提高到了每小时11美元)。

如今,弗雷塔斯在罗德岛州的一家医院做实习护士,每小时赚14美元(如遇倒班赚得更多)。取得护士资格后,她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一份正式工作。

辞掉了零售员的工作后,店家还一直央求弗雷塔斯能否每天去兼职几小时。她说:“他们确实需要帮手,问我能不能去,而且他们知道我好说话,我当然是答应了。”

现在,她打算告诉他们,别再打电话了 。“除非他们想给我涨工资,否则就别谈了。”

愿意换工作的积极态度对员工来说是可能好事,但对一些公司来说就是麻烦了。

缅因州比德福德的包装公司Volk Packaging Corp.目前正试着增加一个生产班次,实行两班制,以满足市场对纸板运输箱不断增长的需求。但公司总裁沃克(Derek Volk)称,在该地区失业率不足3%的情况下,增加生产班次不是易事。

沃克将员工的平均薪酬上调了5%左右,工作时间的安排也更具弹性。前不久他允许一名员工推迟上班时间,只因她家宠物狗的日托时间与上班时间冲突。

沃克说:“搁几年前,这个要求听起来十分荒唐,但现在你不得不灵活应对。”

员工找到最合适的岗位对劳动力提升来说是件好事,但企业人才流失率上升会抵消掉前者的正面效应。

一些人利用这个机会改变职业路径,或直接改行,进入收入更高的行业。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受到较高收入的吸引,人们源源不断地进入那些雇主抱怨劳动力严重短缺的行业,譬如建筑、制造或卫生保健行业。其中,很多人来自零售或餐饮等薪资较低的领域。

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在科罗拉多州,建筑公司越来越多地招聘到“改行”员工,而非“老本行”员工。

丹佛电气承包商Kenny Electric总裁帕维尔卡(Dave Pavelka)为对付“用工荒”,一直在招聘和培训毫无经验的工人。他说,公司现在有差不多350个外勤电工,可能还需再雇50个。

帕维尔卡说,最近招聘的很多人都来自服务业。

他说:“我觉得薪酬是最大吸引力,他们看重的不仅是入门薪资,还有未来的涨薪空间。”

总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戴维森的Famous Toastery是一个拥有30家餐馆的连锁店,其CEO梅纳德(Robert Maynard)说,对于那些要求每小时涨3美元的员工,特别是在临到繁忙的周日班次前威胁辞职的人,公司还得一一求他们留下,这也太不合常理了。

为了留住员工,梅纳德不断与普通员工开会,向他们展示该店的职业发展机会,告诉他们哪个洗碗工现在成了经理,哪个经理现在成了该店的加盟商。

不过,对于同行老板所抱怨的员工短缺,梅纳德显得很不以为然。他说,这说明顾客有更多的钱可用于消费,经济走强的好处开始惠及低收入劳动者。

梅纳德说:“长期以来,餐馆业一直将工资压得很低,且乐得如此。(跳槽涨薪)是员工应得的,他们已经等了20年,这非常好。”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