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孙正义如何做投资决策

更新时间:2018-2-27 20:45:25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科技界大亨孙正义(Masayoshi Son)愿意豪掷千金收购公司股份,这种做法经常令业内人士感到困惑。

其中就包括他麾下公司的董事们。

2016年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首席执行长孙正义对董事会表示,想以320亿美元收购Arm Holdings Plc (ARM.LN),时任软银外部董事的永守重信(Shigenobu Nagamori)称,他提出反对意见,并对孙正义说,这家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只值上述收购价的十分之一。

然而孙正义依然以这个价格买下了Arm,而后继续大买特买,又收购了数十家公司的股份,其中很多是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初创企业,如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和WeWork Cos。在其中一些交易上,孙正义也不得不与那些认为他出价过高的董事和顾问据理力争。

孙正义通过软银集团及其关联投资基金进行了科技界规模最大的一些投资,投资者都希望了解,他在进行数十亿美元豪赌时到底是如何决策的。软银前任和现任的董事、高管、投资伙伴以及其他了解孙正义的人士略微透露了他的行事方式,由此看来孙正义在决策时有时有条不紊,有时率性随意。

在他们眼中,有时孙正义仅凭直觉就对其知之甚少的业务作出决定,比如他只花了约半小时便决定想要向一家室内蔬菜种植初创公司投资2亿美元。有时孙正义又进行详尽分析,为说明一项投资目标而让董事看数百页的文件材料。

知情人士中有人称,为了尽快达成交易,他有时会在尚未得到麾下基金投资委员会批准的情况下就做出投资承诺。他经常就自己的投资方案与管理层和董事会成员激烈辩论,直到他们被说服或者勉强同意。

软银董事之一、优衣库(Uniqlo)运营商迅销(Fast Retailing Co., 9983.TO)总裁柳井正(Tadashi Yanai)称,孙正义提出的投资项目他几乎全都反对。他称,孙正义在投资上不应表现得像投机者,而应专注于“实际业务”。柳井正曾公开表示,自己的角色正是告诉孙正义他不爱听的话。他和永守重信都曾公开赞赏孙正义的远见和魄力,两人称,尽管对他的投资项目持保留意见,但会支持他。

之所以有必要了解现年60岁的孙正义,是因为他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他执掌的软银总部位于东京,是一家科技投资兼电信公司,根据交易追踪机构Dealogic的数据,自1995年起,由软银牵头的投资总计1,450亿美元左右,当中包括斥资220亿美元收购美国移动运营商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rp., S)。他掌管全球最大的科技基金——规模920亿美元的Vision Fund及其60亿美元的附属基金,只要他一出手,往往成为所投公司最大的股东。

根据Dealogic的数据,去年,他斥资约370亿美元投资了超过40家公司。其中一家是优步,软银以80亿美元代价获得其15%左右的股份。

科技金融领域的很多人士认为,孙正义的投资一定程度上使初创公司保持高估值。硅谷风投公司PivotNorth Capital创始人Tim Connors称,人们曾经认为独角兽热潮将开始降温,然后软银就来了,向很多人认为已经过热的市场又投入了900亿美元。

孙正义的投资不止在科技领域掀起波澜。《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本月报道,软银正在洽购再保险巨头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 AG),该交易估值可能达100亿美元甚至更高。

软银没有安排孙正义接受采访。去年11月,孙正义对《华尔街日报》称,软银开展尽职调查,以确保其投资的估值恰当。

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首席执行长佐藤康博(Yasuhiro Sato)称,包括Vision Fund在内,孙正义的活动都极其重要和轰动,让人以为他冒了很大风险。瑞穗金融集团是软银的主要银行。佐藤康博说,“我敢保证,我们一直在密切监控风险”。

目光长远至300年

孙正义称,他的目标是大举参股一批正在驱动技术变革的公司,而这种技术变革将帮助这些公司维持长达“300年”的增长。本月,他对记者表示,Vision Fund投资于独角兽公司以及市场领头羊企业,因此他预计这些公司将实现“极高的增长”。

软银董事、ARM首席执行长Simon Segars说,孙正义经常投资的一些企业会收集大量有关人们生活、工作或行动的数据,当我看着这些投资中的绝大多数,可以说从数据的角度看就是这样。

孙正义是有朝鲜血统的日本人,他曾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深造,于1981年创建了软银,软银创建之初是一家软件分销商。他牵头投资了1,300多家公司,某些时候,他凭直觉行事。2000年,阿里巴巴(Alibaba, BABA)首席执行长马云(Jack Ma)眼中的神采吸引了孙正义,于是他决定对刚刚起步的中国电商公司阿里巴巴投资2,000万美元。如今这部分股权估值达1,200亿美元。孙正义现在经常会讲述当年那次投资经历。

互联网泡沫在1999年后破灭,孙正义收购的许多初创公司破产了,软银的估值缩水了99%,但孙正义“九死一生”。后来他重新振作,转向宽带和手机行业。据标普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的数据,以收入计,目前软银是日本第七大企业。

风险投资家赵克仁(David Chao)表示,孙正义在2017年一次会议上仅用半个小时就决定投资位于旧金山南部的初创公司Plenty,该公司主营室内蔬菜种植。身为Plenty早期投资者的赵克仁称,上述会议开始前孙正义是持怀疑态度的。孙正义当时在其位于加州Woodside的住所给赵克仁和Plenty首席执行长Matt Barnard 15分钟用于介绍情况。

赵克仁称,他带了一堵7英尺(约2.1米)长的蔬菜培育墙,并从上面切下生菜和芥菜让孙正义品尝。孙正义问了Barnard一些问题,并听取了他的美国室内农场计划。

孙正义随后就建议Barnard放开思路,向海外扩张。赵克仁称,接下来讨论的就是需要多少钱,以及敲定投资,孙正义不会在资金问题上束手束脚。赵克仁是DCM Ventures的普通合伙人,软银持有该公司少数股权。

赵克仁表示,四个月后,孙正义投资了约2亿美元,是Plenty寻求数额的两倍。

Plenty一位发言人没有让记者联系到Barnard就此事置评。

孙正义曾公开称赞Plenty,因该公司运用人工智能和依托传感器还有电脑芯片网络的“物联网”科技。

Brain是总部位于圣迭戈的人工智能公司,从事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该公司CEO Eugene Izhikevich对孙正义的决断力感到惊讶。据他称,去年5月份孙正义问他,多少投资能让Brain首款产品尽快问世。两个月之内,软银就透过Vision Fund向Brain投资了1.14亿美元。Izhikevich称,他之前预计需要10-15年才能实现的目标,现在来看能快三到五倍。

据熟悉相关投资的知情人士称,孙正义通常自己草拟交易条款,让软银和Vision Fund的交易团队几乎无事可做。

他于2017年设立了Vision Fund,投资者既有软银,也有沙特阿拉伯Public Investment Fund这样的投资者。该基金自设了一个审批交易的投资委员会,孙正义是成员之一,规模最大的交易有时也会提交给软银董事会。

软银和Vision Fund之间的界限有时并不清晰。软银旗下部门为该基金提供建议并进行管理。软银向Vision Fund提出的交易规模不能低于1亿美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行动迅速,孙正义有时会先达成协议,之后再提交Vision Fund投资委员会审批。例如,软银对优步的投资就尚未获得该委员会批准,不过软银已表示计划将收购的优步股权转给该基金。

说服董事会

在另外一些情况下,孙正义会对收购目标进行详细的研究,列出投资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形。永守重信称,向软银董事会讲述交易的好处时,孙正义会事先提供数百页的文件资料。

担任精密马达生产商日本电产(Nidec Corp.)首席执行长的永守重信表示,如果董事提出质疑,孙正义会持续不断地解释自己的结论。永守重信称,由于耗费了太多时间,他去年9月份辞去了软银董事职务。永守重信表示,如果想要对孙正义提出真正的质疑,需要进行很多研究准备工作,而这需要耗费大量时间。

据知情人士表示,在一些交易上,软银管理人士和董事曾对孙正义表示,他们认为支付的价格过高。

在2015年的时候,孙正义想收购芯片产品设计商Arm,后者的芯片可用于从智能手机到联网汽车等的一系列产品。但据知情人士称,软银的几位高管对他表示,公司没有足够的财务实力来收购Arm,并劝说他先通过出售一些资产来筹集资金。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这么做就好像拔牙一样。

时任Arm首席执行长的Segars说,到了2016年年中,孙正义终于筹集到了一些资金,并在地中海的一艘游艇上找到了Arm的董事长,向后者发出了交易提议。当时Segars在场。

孙正义用以支持这桩320亿美元交易提议的原因包括,Arm所设计的联网芯片料将在市场占据主导地位。但是永守重信认为孙正义在这个问题上太过乐观。永守重信说,当时自己对孙正义表示市场上很快会出现一些竞争对手,所以不能以这样的高价收购Arm。尽管最终永守重信态度有所软化,但是他说自己仍然认为这桩交易不值这个价。

Segars说,从外部的角度来看,软银的一些举动比大多数企业愿意采取的行动都要更加具有风险性;但是历史已经证明,孙正义决策正确的次数多过失误的次数。

在2017年的股东大会上,孙正义表示,董事们意见不一是很自然的事,存在异议是公司管理良好的一个标志。

出价担忧在孙正义投资WeWork的进程中也曾出现。2015年初这家出租共享办公空间的公司就被推介给了软银高管。根据追踪风险资本数据的Dow Jones VentureSource估算,当时该公司估值约50亿美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时任软银投资主管并不买账,因为他并未将WeWork视作一家科技公司,并担心它太过昂贵,尤其是考虑到当时软银疲软的财务状况。

WeWork日本CEO Chris Hill表示,2016年1月份WeWork的估值增至100亿美元时,孙正义与WeWork的CEO Adam Neumann进行了会面,后者关于人们未来会如何工作的设想令孙正义很感兴趣。Hill表示,孙正义当时认为Neumann步子迈得还不够大,而Neumann回应道WeWork需要“燃料”。WeWork未予安排Neumann进行置评。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年之后,孙正义考虑对WeWork投资超过10亿美元。知情人士称,大部分软银董事表示反对,称他们不明白软银为何要投资WeWork,在他们看来,WeWork本质上是一家房地产公司。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一些软银高管认为WeWork估值过高。WeWork当时的估值为170亿美元。

孙正义占了上风,2017年他带领软银和Vision Fund向WeWork投资了44亿美元,推动后者的估值升至约200亿美元。一位软银高管称,孙正义有自己的想法。这位高管表示,他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在把他的疑虑告诉孙正义的同时,也表示对孙正义的支持。

孙正义大举收购的步伐仍未停止。今年1月,Vision Fund向总部设在洛杉矶的遛狗应用Wag Labs Inc.投资了3亿美元。孙正义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Wag Labs是“狗狗们的优步”。

Vision Fund还向德国网络二手车经销商Auto1 Group投资了4.6亿欧元(5.627亿美元)。科技投资基金Princeville Global的执行合伙人Matt Krna称,孙正义敦促Auto1接受超过原筹资计划规模的资金,并鼓励后者要有更大的抱负。Princeville Global是在几个月前将Auto1介绍给软银的。Auto1不予置评。

Krna称,任何人都可以很乐观,而孙正义确实会对自己相信的东西押下重注。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