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巨型科技股开年大涨 纳指首次攻克7,000点

更新时间:2018-1-3 21:00:27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周二首次收在7,000点上方,上涨1,000点仅用了8个月时间,创下科技股泡沫破灭以来的最快速度。

眼下,全球经济增速加快迹象已推动许多全球股指创出纪录或升至多年高点。

过去一年来,纳斯达克指数的涨幅超过美国其他主要股指,原因就是对低利率和全球增长乏力感到失望的投资者在押注大型科技股的前景,比如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 Inc. (GOOG)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而这些公司在纳斯达克指数中的权重很高。

据股市研究公司Birinyi Associates,在纳斯达克指数攀升1,000点的过程中,上述三家公司与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和Facebook Inc. (FB)这两只权重股一道,贡献了逾三分之二的点数涨幅。

此类押注推动纳斯达克指数在2017年上涨28%,涨幅超过道琼斯指数的25%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9%。纳斯达克指数上涨1,000点仅有两次速度更快,分别是1999年在38个交易日升至4,000点,2000年在49个交易日升至5,000点,刚好是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前夕。

投资者和分析师表示,如今股市并无泡沫迹象,不过从科技股到工业股再到近期的比特币等所有资产都在快速上涨,已经引发一些人担心,近九年的牛市会不会已经在试探顶部。

周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103.51点,至7,006.90点,涨幅1.5%。该指数从6,000点到7,000点用了174个交易日。

许多投资者和分析人士认为美股近期上涨主要得益于强劲的公司业绩、减税的潜在提振以及全球经济增长改善的迹象,这些因素抵消了有关本轮大涨令股市估值达到难以为继的过高水平的担忧。

2017年科技公司利润飙升,但却未能跟上股价的上涨步伐。据Thomson Reuters Datastream,以过去12个月利润计算,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近期市盈率约为28倍,为2004年以来最高水平。

Gluskin Sheff + Associates Inc.首席经济学家兼策略师David Rosenberg说,这并非泡沫,但在他看来市场估值已经高到令人不安。

诚然,当前的市盈率水平依然远不及互联网泡沫高峰时期,当时许多投资者衡量公司估值的标准是互联网公司某一个月获得的点击量,而不是利润。此外,科技公司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中的重要性也没那么高了。2000年,科技股占该指数总市值的近三分之二,目前这一比例只有45%。

RiverPoint Capital Management首席投资长Jeffrey Krumpelman表示﹐估值水平已过高的说法从个股层面看是不正确的。该机构重仓了Alphabet、Facebook和博通(Broadcom Ltd., AVGO)等科技股。Krumpelman认为,科技股盈利能力不断上升意味着这些股票将继续走高﹐且上涨步伐将快于大盘。

自上次互联网泡沫高峰以来﹐科技行业及其在整体经济中的重要性已明显改变。20世纪90年代晚期﹐投资者主要押注互联网的前景。如今﹐由于智能手机行业蓬勃发展了十年且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领域也取得了进展﹐科技已深深影响人们工作和从业的方式﹐并颠覆了零售和娱乐等行业。

这种转变体现在行业领先企业构成的变化上。微软、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甲骨文公司(Oracle Co., ORCL)和Sun Microsystems是2000年市值最大的五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这五家公司当时的关注重点是建设互联网或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今天﹐微软仍然是前五大公司之一﹐但另外四家公司已经换成了苹果、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这四家都是消费者导向型企业﹐从销售产品和数字广告中获得了巨额利润。

私募市场仍是追逐新兴科技公司的主要战场。1999年﹐近550家公司在美国完成了首次公开募股(IPO)﹐其中约375家是互联网或科技公司。而根据Dealogic的数据﹐2017年在美国完成的IPO有189宗﹐其中仅37宗来自科技或互联网公司。很多增长最快的科技公司都避开公开上市﹐而倾向于从现金充裕的风投基金获得融资。

不过,散户投资者对股市的热情却没有停止上升,这让某些基金经理感到担忧。

根据AAII Sentiment Survey的调查,截至去年12月27日一周,投资者对股市未来六个月上涨的预期跃升至53%,高于历史平均水平39%。如此强烈的看涨预期在过去三年多不曾出现。美林美银(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股票策略师称,在牛市末期,通常是投资者的情绪在驱动回报率,他们在去年12月初警告说,这种乐观人气可能在2018年见顶。

Gluskin Sheff的Rosenberg表示,买入股票的最佳时机通常是市场情绪普遍低迷不敢入市的时候,比如2009年春天。如今,衡量市场人气的指标接近历史高位,股票资产经理持有的现金头寸低于正常水平。

他说,像纳指升破7000点关口这样的里程碑事件将是对投资者定力的真正考验,这种时候最好谨慎一点。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