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电池业增长迅猛 但挑选赢家并不容易

更新时间:2017-11-29 19:25:34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爱迪生(Thomas Edison)在1883年写道:在我看来,蓄电池华而不实,只是一时轰动,是股份公司欺骗公众的装置。

如今,随着汽车生产商纷纷推出电动汽车,电池行业正迎来指数式增长,最明显的就是特斯拉(Tesla)在内华达州耗资50亿美元的工厂。然而对于那些希望从电池行业的崛起中获利的投资者而言,这位19世纪企业家的疑虑仍挥之不去。实现盈利的路径远未明确,技术突破也可能颠覆当前的竞争秩序。

你的手机中有一块锂离子电池,这种技术最早商业化是1991年用在索尼(Sony)的一款摄像放像机上,每一辆电池驱动或混合动力汽车上也都有锂离子电池。其中的区别在于,汽车需要电力更强的电池。经纪公司Berenberg估计,未来10年,电池行业需要将锂离子电池的产能从去年的68千兆瓦时提高至1,165千兆瓦。

几家东亚大公司已经争相填补这个供应缺口。尽管特斯拉大肆宣传其“超级工厂”,但其本身并不生产电池:电池单元由其日本合作伙伴松下(Panasonic)生产。这一领域的其他领先者还包括LG化学(LG Chem)和三星SDI (Samsung SDI),这两家上市公司分属与之同名的韩国企业集团,是日产(Nissan)、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和宝马(BMW)等公司的电动汽车项目供应商。

紧跟在韩国企业之后的,是两家决意要为中国正不断壮大的电动车市场供货的中国公司:比亚迪和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CATL)。比亚迪也生产电动汽车,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持有该公司25%的股份,宁德时代正计划未来数月在深圳进行规模2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按照咨询机构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 董事总经理Simon Moores的计算,这五家公司以及其他一些新加入者目前有意到2021年前建设24家电池厂,总产能332千兆瓦时。

那些想要从这波“淘金热”中获益的投资者需要拥有非常长远的眼光。资金投入极大,而且正在签订的合同利润率都相当微薄。电池研究机构Cairn ERA的董事总经理Sam Jaffe说,这些公司正采取亚洲综合性企业的传统做法,相比利润他们更看重市场份额。

与车企谈判也将困难重重。在中国之外,汽车行业已经高度整合,对合同的竞争非常激烈。而且生产商面临着环境监管机构要求其销售电动汽车的巨大压力,虽然他们在成本方面并不具有竞争力。车企唯一的解决方案将是把压力堆到电池价格上。大型新厂将令供应商有能力削减单位成本,但利润有可能缩水。

投资者或许能从供应链上端发现机会。电池最有价值的部件就是电极,锂离子在充放电过程中于电极之间往返。由于这个化学反应十分复杂,技术更新换代也快,电极生产商应该能在一定程度上抵御成本压力。日本的Sumitomo Metal Mining Co. (5713.TO)为特斯拉供货商松下供货,余下的市场份额由比利时的Umicore (UMICY)和其他几家厂商瓜分。

这些公司的风险是突破性新科技会导致现有投资项目落伍。得克萨斯大学95岁的教授John Goodenough被誉为锂离子电池之父,他今年宣称固态电池(solid-state cells)有了新突破,通过用固态传导物质取代易燃的液态电解液,许多烦恼都能得到解决。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预计在本世纪20年代初开始销售固态电池汽车;英国工程公司Dyson已经把推出固态电池汽车的日期定在了2020年。

未来电池行业势必飞速发展,不过将以资本密集为特点,在科技方面可能经历剧变。电池或许不再是欺骗业余选股者的花招,但也称不上是赚钱的捷径。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