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美国价值股的春天何时到来?

更新时间:2017-11-28 19:08:01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美国低估值股票与高估值股票走势出现互联网泡沫破灭以来最显著的分化,主要因为投资者纷纷追捧利润持续增长企业的股票。

今年成长股(指那些利润不断增长、通常估值较高的公司股票)飙升,而与此同时,市盈率较低的“价值股”下跌。这两类股票走势出现少见的分化。

2009年美国市场走出雷曼倒闭阴影、开始复苏,此后美国成长股和价值股回归趋同走势,并且一直持续到今年1月份,得益于一年前美国大选后低估值股票飙涨。但是自那以来,成长股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跑赢价值股19个百分点,为相同时间跨度(互联网泡沫时期的最后一年除外)内的最大差距,刷新了1980年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任期即将结束时创下的纪录。

这种情况要么意味着市场面临顶部泡沫风险,要么意味着市场对长期经济增长黯淡前景进行现实的评估,具体将取决于你的看法。不管怎样,投资者正在设法弄清市场偏好何时将从成长股转回价值股。进行一些内在分析或许对此会有帮助。

先从泡沫观点说起。按照定义,价值股估值低廉,而其之所以估值低廉,原因几乎总是这类股票的盈利前景不佳。过去,这类股票曾跑赢成长股,因为投资者对价值股前景的看法通常比实际情况更加糟糕,这意味着,当实际情况逐渐明朗时,此类股票的股价会反弹。同样地,预期利润增长给成长股带来的光环通常会引发过度的市场兴奋,因此成长股的估值会升至高于合理区间的水平,之后则会出现估值回归的走势。

今年的走势分化情况暗示,投资者开始对出现一个新时代的可能进行押注。成长型公司是那些预计将因新科技、世界互联和商业模式颠覆而表现优秀的公司。而整体而言,价值股则是那些预计无法跟上时代发展步伐且难以适应形势的公司。

对“科技新时代”的坚信不疑是历史上很多泡沫的始作俑者,从18世纪的英国的“运河狂热”(canal mania )到2014年短暂的3D打印过度兴奋等不一而足。然而目前即便是科技行业公司的估值也远低于互联网泡沫时期达到的水平。

投资公司Minack Advisers驻悉尼的Gerard Minack称,价值股与成长股之间的走势分化是投资者情绪亢奋的迹象。他表示,市场处在顶部时投资者情绪通常亢奋,但单是亢奋迹象并不意味着市场见顶。

还有另一种解释。也许科技股和其他成长股的涨势确实与债券收益率下降有关。如果经济前景是通胀率和利率长期保持在较低水平,那么未来利润的价值要高于折现至今日的水平。

由于成长股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的利润,因此在长期债券收益率下跌时,其价值应有所上升,正如今年的走势一样。 不过,以往成长股的表现与债券收益率走势之间的关联并不紧密,因此这可能是那些试图为最新这波科技股热潮找到合理解释之人士的一家之言。

无论投资者倾向于哪种解释,他们都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探求价值股和成长股走势反转的时间。

东方汇理资产管理(Amundi)全球股票主管、价值型投资者Nicholas Melhuish称,单是热门股估值变得过高和冷门股估值变得过低这一个因素就可引发上述走势反转。他指出,今年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和网络购物的上升趋势重创了美国百货商店和购物中心股,产生了一些最为冷门的股票。

他说,到了某一个点,当价值缺口非常大时,缺口本身往往会成为反弹的催化剂。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互联网泡沫。这个泡沫就纯粹因为变得过于庞大而难以为继才破裂的。

Wadhwani Asset Management的对冲基金经理Sushil Wadhwani参与了量化基金经理们关于“考察价值股本身的价值”是否合理的热烈争论。利用价值来预测股票回报的问题是,虽然从长期来看效果不错,但在短期内却不是一个好的向导。Wadhwani表示,当进行到下一阶段(就价值股相比成长股的估值高低进行评估)时,基于价值的预测也是长期效果良好,但短期指导作用不佳。他还表示,仅仅价值这一个指标的话,对预测价值股何时能再次录得良好表现基本没有用处。

Wadhwani更倾向于考察价值股的动能。换句话说,如果价值股表现良好或表现不佳,这种良好或不佳的表现可能会一直持续到持仓达到极高水平之时。Wadhwani在他的基金中也会运用经济学分析,但即使没有这种分析,他认为,价值股动能可以帮助投资者预测何时在价值回归时适时买入。他的最佳猜测是,买入时间还未到来,但他的目的是在趋势转变后就立即跟上趋势,而不是试图挑选最佳买入时机。

在今年以来成长股录得了令人震惊的行情之后,形势将很快发生转变,除非泡沫充分膨胀,或者如一些人所认为的,颠覆性科技意味着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