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生活 >> 正文

“剁手族”的九宗罪

更新时间:2017-11-23 19:10:44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大部分人都常常会思考和钱有关的事儿:自己有多少钱,需要多少钱,怎样多赚点钱,如何保住手里的钱;我们的邻居、朋友、同事赚多少、花多少、存多少。金钱牵扯到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奢侈品、账单、机遇、自由、压力……从家庭预算到国家政治,从购物清单到储蓄账户,通通离不开钱。

如果对钱想得越多,就越能做出明智的决定,那么多关心钱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但事实并非如此。行为经济学的海量研究早已证明,人性的特点导致我们在许多时候在金钱上做出错误决定。我们总爱把自己的财务状况搞得一塌糊涂。

别灰心。只要我们稍加留意,并从行为经济学中吸取教训,我们就可以改善个人与集体的财务决策。首先我们要有这个意识,其次则需要将意识转化为有效的计划。

以下是最常见的价值衡量错误,我们还给出了如何避免、纠正或减少这些错误的建议。

1. 忽略机会成本。我们应该从机会成本的角度来看待交易,弄明白自己为了得到的东西要付出什么。比如说,我们可以把钱换算成时间——我们为某物付的钱是几小时的工资或几个月的薪水。

2. 被相对价格误导。碰上促销时,我们要考虑的不应该是原价多少,或者省了多少钱。我们应该思考的是,自己真正要花出去多少钱。买一件原价100美元现价60美元的衬衫并不是“省了40美元”,而是花了60美元。

不要按百分比思考。当我们看到百分数时(例如财务顾问收取1%的资产管理费用),我们应该再多想一步,算算到底是多少钱。我们手里的钱是真实可感的,它有自己的绝对数值,100美元就是100美元,无论它是1000美元的10%,还是1万美元的1%,它都能买到同样的100包嘀嗒糖(Tic Tacs)。

3. 给钱分类。钱是可以相互替代的。不管来源是工资、遗产、彩票还是抢银行,每个一块钱都是一样的。我们的钱都是我们的,都属于“我们的钱”这个账户。如果我们发现自己正在挥霍某个“类别”的钱——只是因为我们觉得这些钱属于“奖金”或“赢来的”类别——我们必须停下来好好思考一下,然后提醒自己,钱就是钱,我们的钱。

4. 用极其简便的方式付钱,感受不到花钱的心痛。感受付钱的痛苦能让我们至少思考一下所做选择的价值及机会成本。这种痛苦会让我们在买东西之前停下来思考,这个钱到底该花不该花?

当然,问题就在于打造支付系统的人并不顾念我们慢点付钱、寻找替代品的愿望。所以保留付钱痛苦的最佳方式很简单:“用现金,不用信用卡。”或者还能更简单一点:“每次花钱的时候就给自己一拳,真实感受这种痛楚。”

5. 太过相信自己。在花钱这件事上,总依赖以前的决定,这可能带来严重问题。我们不应该因为过去一直在做某事(比如买一杯4美元的拿铁),就一直延续这个行为。我们应时不时停下脚步,审视自己的长期习惯。不能从自己消费史中学习的人注定会不断重复消费行为。我们应该问问自己,那杯拿铁对我们来说真的值4块钱吗?有线电视包月套餐真的值140美元吗?仅仅为了在跑步机上边看手机边走个一小时,真的值得费劲找停车位去某家健身房吗?

6. 高估已拥有和可能失去的东西。我们喜欢拥有的感觉,一旦我们拥有某个东西,我们就会自然而然地认为客观上这个东西是最好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不该以为,重新装修房子一定会让房子在转卖时升值。我们得明白,个人有个人品味,别人看待事物的方式和我们不一样。重新装修挺好的,只要我们明白它提升的可能只是房子在我们自己心目中的价值。

沉没成本是收不回来的。一笔钱花出去就花出去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做决定时,只需考虑我们当下以及未来的情况即可。

7. 迷信语言和过程的魔力。二十世纪的流行乐队“头号公敌”(Public Enemy)对此有绝佳的阐释:“不要相信广告宣传。”如果商家对某种产品的描述,或其使用过程冗长而夸张,我们很可能是在为这个描述和过程买单,它们可能不会为商品增添哪怕一丝真正的价值。如果有人讲了一大堆制作如何费心费力这种题外话,那你可要小心了:世上几乎没有哪把手工锤子真的值300美元。

8. 把期待当成事实。期待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某个东西会是好的——或坏的,或美味的,或令人作呕的。期待改变了我们的感知与体验,却并不能改变事物本身真正的性质。

期待当然也能把我们的体验变得更好。买了一瓶葡萄酒以后,我们也许会想催眠自己,相信它真正的价值起码要比我们的购买价高上20美元。我们可以醒醒酒,摇摇酒瓶,闻闻酒香,然后把酒倒入精美的高脚杯里,我们知道这些手段会让品酒的体验变得更好。

我们绝不希望是被别人哄骗着多付20美元买了一瓶葡萄酒。我们聆听侍酒师描述这瓶酒的酿造年份,它所含的单宁,它获得过的奖项与好评,以及接骨木果的功效,相信它很有价值。我们都被期待所支配。

9. 夸大金钱的作用。价格只是体现事物价值的众多属性之一。它也许是我们能够轻易理解的属性,却绝不是唯一重要的属性。当我们从比较金钱和事物,变为直接比较两个事物,我们在做选择时就有了新的视角。例如看待假期,不妨想想休这个假能让你看多少电影,喝多少美酒。

我们每个人都在犹疑未知的茫茫大海上漂浮;别让别人的价值观(即价格)成为你救命的浮板。价格只是个数字,虽然它是我们做决定的重要因素,但它不是、也不该意味着一切。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