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生活 >> 正文

美国哪些大学的氛围让学生最有参与感?

更新时间:2017-10-4 11:40:47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虽然毕业后的高收入和较低的贷款违约率都是衡量一所学校价值的重要指标,但一些不太直观的培养成果也同样重要,比如学生是否敢于挑战成见,是否能把抽象的学术概念与现实世界联系起来。

这也是为什么《华尔街日报》/《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大学排名(The Wall Street Journal/Times Higher Education College Rankings,简称:WSJ/THE大学排名)会把一所学校总分中20%的分值分配给参与度这个指标。参与度衡量的是一所学校提供给学生的学术选择的广度,以及学生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例如他们是否觉得课堂氛围具有挑战性,会不会向别人推荐自己的学校。

从促进年轻人智识成熟的角度看,教室和图书馆所提供的学习体验都是至关重要的,这包括学生们能从同学和教授身上得到多少启发,有没有机会进行批判性思考。

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校长Kent Fuchs说,一所优秀的大学应该让学生受到良好的训练;学生们应该具备生活技能,但不一定非得局限在第一份工作需要的技能。佛罗里达大学在参与度排名中位列第91位,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德雷塞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和其他许多学校并列。

参与度排名的依据主要是各院校在校生的调查反馈,过去两年共计收到超过20.9万份反馈。2017年针对每一家进入排名的院校的反馈至少有50份,过去两年反馈数量的平均值为179份。今年,除了《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单独征求学生的反馈,各院校还可以代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发放调查报告。

一所学校的参与度排名与规模和名望关系不大。排名最靠前的是与宗教有关联的教育机构,但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模式可寻。

参与度排名第一的是位于艾奥瓦州苏森特的多尔特学院(Dordt College)。这所基督教改革宗(Reformed Christian)学院共有大约1,440名学生,大部分住在校园里。学校鼓励学生将课堂延伸到校外。例如,去年一个高级工程专业的学生小组为一个利比里亚农业社区设计和建造了一座桥梁。

多尔特学院副教务长Leah Zuidema在谈到为何要重视实践教学时说道,让学生做好准备还不够,真实生活就在当下。

多尔特学院每个月的第一个周一都会举行演讲活动,演讲的主题包括协调科学和信仰的关系、美国的种族和政治等。

学务长Robert Taylor说,不能把课程与辅助活动截然分开。

得克萨斯基督教大学(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是基督门徒教会(Disciples of Christ)的关联机构,在参与度排名中位列第二。

得克萨斯农工大学-大学城分校(Texas A&M University in College Station)、位于犹他州的杨百翰大学普罗沃分校(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in Provo)以及位于俄亥俄州的锡达维尔大学(Cedarville University)并列第三。这三所学校的本科生人数约在3,300-43,000人之间。

得克萨斯农工大学-大学城分校的校长Michael K. Young说,他们知道自己有很强大的研究实力,但他们从不忽视对学生的培养。他提到该校近期推广的一项活动,要求所有学生在毕业前至少获得两项具有高度影响力或颠覆性的学习经验,可以是师生共同参与的研究项目,也可以是海外学习经验。

Young说,这个活动就是要让学生不只扮演被动地信息接收者的角色。

与之相比,一些全美顶尖大学的学生参与度得分却非常平庸,这个严峻的现实提醒人们,拥有优秀的教师和聪明的学生并不意味着他们会进行有意义的互动。

综合排名第一的哈佛大学(Harvard)和排名第九的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在参与度排行榜中与多所学校并列第533位。

哈佛大学一位代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普林斯顿大学发言人则提到该校校长Christopher Eisgruber本月早些时候对新生的开学致辞,这位校长在致辞中强调了学生与教师互动的价值。

Eisgruber在致辞中鼓励学生与老师沟通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从他们身上学习。不过Eisgruber也表示,老师传授的内容并不是权威声明,而是有论据支持的观点,学生有责任对老师的观点做出自己的评价。

综合排名第23的安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在参与度排行榜中排在第618位。

安默斯特学院副院长及教授Austin Sarat表示,如果调查问卷中所谓的学以致用被解释为一所学校是不是重视学生毕业后的职业发展,那么作为一所文理学院的安默斯特学院恐怕得不到高分。

Sarat说,在他来看,学生的参与度可以通过以下方面来衡量:学生的写作量以及能否获得重要反馈,课上发言的机会,个人研究项目,更广泛的来说,还有培养学生在面对挑战时的适应力、创造力、灵活性和坚韧性。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