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职场 >> 正文

对付“极品”同事的六个黄金法则

更新时间:2017-8-31 18:53:22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对很多人而言,每天去上班本来就挺不容易了。如果必须和办公室里的某个“极品”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这种体验就简直无法忍受。

无数研究已经证明,言行粗鲁、出言不逊、目中无人的人会给他人造成多种伤害──包括焦虑、沮丧、失眠和心脏问题。同时,必须应付令人生厌的老板、同事和客户的员工通常工作产出更少、更缺乏创造力,决策能力也更差。

恶劣的行为还具有传染性。Trevor Foulk和他来自佛罗里达大学的前同事们发现,一次和粗鲁之人接触的经历(例如收到来自客户的侮辱性邮件)会将目标对象转化为“载体”,然后传染给他人。正如这些研究者所说,粗鲁言行“像感冒一样”传播开来。(Trevor Foulk博士目前是马里兰大学管理学助理教授。)

和职场欺凌行为斗争的风险很大。这个过程令人郁闷,旷日持久,而且即便你有信心获得胜利,这些“极品”可能比你想象得更“强大”。一家大型企业的新任人力资源主管曾经向我夸下海口,说自己很快要开除公司最仗势欺人的几位高管。她告诉我CEO站在她这边,授命她干掉这帮人。但她错了。这帮“极品”跑到CEO那里,说服CEO应该先把她赶走──几周之后她就被扫地出门。

同时,对人们来说,离开是非之地可能同样困难。有些人留下来是因为工作如此充实,万般忍耐似乎都是值得的。对其他人而言,天下乌鸦一般黑:一旦离开,他们只能选择工资更少或者氛围更糟糕的地方。对还有一些人而言,突然或过早离职会对自己的职业生涯造成无法修复的损害。

所以,作为员工我们应该怎么做?实际上,应对的方法很多。当“极品”给大家带来折磨的时候,有一些方法能帮助减少攻击、减轻痛苦。这些年来,我和遭遇职场粗鲁、无礼以及背后捅刀子等行为的人士所进行了数千次的邮件及对话交流,基于学术研究的结果以及上述交流经验,以下是我总结出的几个应对技巧:

保持距离。有时候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和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保持距离,限制被这些“有毒分子”欺压的频率、时间和强度。

哪怕是多隔几英尺也有所帮助,因为随着距离的拉大,沟通迅速减少。上世纪70年代麻省理工大学管理学教授Thomas Allen的一项研究发现,和座位相隔20米的同事相比,人们与座位距离仅为2米的同事定期聊天的概率高出三倍。

最新的调查进一步说明了和“极品”走得太近的危险。2013年至2015年期间,时任Cornerstone OnDemand公司首席分析官的Michael Housman和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s 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助理教授Dylan Minor追踪了一家科技公司的2,000名员工,发现职场“有毒”行为具有“传染性”。他们得出结论,如果一位“有毒”员工坐在你附近,你表现出“有毒”行为的概率会上升1.5倍。他们还发现,和坐得更远、眼不见为净的同事相比,座位距离“有毒”员工8米以内的人离职的概率高出一倍。

放慢节奏。放慢互动的节奏是另一个有用的技巧。很多没事找茬的人爱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当他们的攻击目标做出看得见的回应──流泪、愤怒、跪舔、诚恳地道歉或者情急之下回一封长邮件等等──在他们扭曲的心灵里,快感中枢瞬间激活。

不要给他们这种快感。相反,尽可能减少对“极品”的回应,并且回应的节奏要尽量放慢。回应时,尽量保持冷静和沉着。这样一来,对方的行为会得到负强化(译者注:基于心理学中的强化理论)。这种方法能降低被欺压的频率,并且当对方仗势欺人时,有助于你进行预判、控制局面。

这项技巧是我从一名博士生身上学到的。她的导师性格暴戾,非常情绪化。一开始,导师给她发邮件进行人身攻击或者凌晨两点打电话骂她,她都迅速做出了回应。这种做法令导师得寸进尺,因为他即刻得到了自己渴望的强化(reinforcement)。后来,她学会了放慢回应速度,一开始是过几个小时再回应,然后是过几天,有时候过几个礼拜才反应。久而久之,虽然导师仍对她无端指责,但比以前好多了。这名学生现在已经是一所知名大学的终身教授──她相信,如果不是用了这项技巧,她不可能保持正常的心理状态,或者说不可能完成Ph.D学习。

预警系统。很多时候,当职场“极品”开始招惹是非(最好避开他们)、或者即将“发起攻击”时,人们会发布预警信号。现实生活中的情形有时候和电影《假结婚》(The Proposal)中的一个场景有些类似。这部电影于2009年上映,主演桑德拉﹒布洛克(Sandra Bullock)饰演纽约一家出版社的总编,性格苛刻冷酷。当她走进办公室时,她的助理马上给同事们发邮件,写道“女巫坐上扫帚了”( THE WITCH IS ON HER BROOM) ”。一瞬间,闲聊的人马上安静下来、吃东西的人马上收起零食,所有人匆匆返回座位,每个人都俨然一副忙碌工作的神情。

转换自己的视角。另一种生存法则是换一种角度看待“极品”行为,多一些积极,少一些负面态度。这一战略和认知行为治疗专家的做法有些类似,这些专家帮助病人将困难和忧虑解读为不那么令人懊恼、甚至是好的事情。我已经观察到的一些转换角度的方法包括:告诉自己不能怪你(“她就是个垃圾,垃圾人做垃圾事”)、降低事情的严重性(“这只是件小事”)、关注好的方面(“确实,我老板就是个极品,但她也教了我很多”),以及把眼界放高(米歇尔﹒奥巴马说过:“他人往低处沦陷,我们往高处前行”)。

幻象时间旅行是另一个简单有效的角度转换技巧。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后研究员Emma Bruehlman-Senecal和该校心理学教授Ozlem Ayduk就人们如何挺过艰难时刻,如考试成绩糟糕或一段长期关系走向终结等进行了研究。当人们站在遥远的未来(而非不久的将来)看待自己当前的困境时,他们当前的焦虑、气愤、忧伤和愧疚感会下降。

同样,职场欺凌的受害人可以告诉自己“这也会过去”,幻想已经是几个小时、几天甚至是几年之后,痛苦会消失。美国空军学院(U.S. Air Force Academy)的一位学员就是这样度过自己入学后惨遭欺凌的第一年。他写信告诉我,当高年级学生喝斥自己时,他想象着自己几年之后驾驶飞机的情景。相对实现成为一名飞行员的梦想而言,短期的折磨何足挂齿。而他的梦想也最终如愿。

保护性地转换角度也能通过情感脱离来实现──通过能让自己变得冷漠、不理会或者在情绪上远离“垃圾”的方法定义你的困境。当我认识的一位大学行政工作人员碰到非常尖酸刻薄、自以为是的同事时,他假装自己是一名医生,专门诊断令人匪夷所思、罕见、极端的垃圾性格病例。他告诉自己找到这么一个有意思的病例实属幸运,这样一来他就不会觉得难受或者受伤。

化敌为友。最后一种方法可能是所有方法中最行之有效的:把折磨自己的人变成朋友。心理学家Robert Cialdini在其经典专着《影响力》(Influence)中写道,奉承、微笑或者其他表示欣赏的做法(即便并非发自真心)可以俘获陌生人、批判者和敌人。

另一种成为朋友的方法是让“极品”帮你的忙。David McRaney在《你现在不那么蠢了》(You are Now Less Dumb)一书中反复强调本杰明﹒富兰克林效应(the Benjamin Franklin effect)。富兰克林年轻时不甘于平庸,想摆脱未接受正规教育带来的劣势,但一个家庭富庶的同龄人发表了一篇演讲,对他的行为和动机进行了攻击。

富兰克林非常恼怒,但却没有回击。相反,他给那位抨击者写了一封信,要从他的书库中借一本“难得一见的、有趣的书”。那个人把书送了过来,不久后富兰克林还书的时候写了一篇温暖人心的感谢信。用富兰克林自己的话来说,那个人“自此之后为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们成为最好的朋友,这份友谊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McRaney先生解释道,他“把敌人转化成了朋友”,因为,正如多项实验结果所表明的,“我们都喜欢觉得自己很友善的人,不喜欢觉得自己不友善的人”。

照照镜子。最后一点,可能也是最令人痛苦的一点:如果你就是所谓的职场极品,向自己或他人承认这一点都很不容易。我们人类总是倾向于矢口否认和掩耳盗铃。所以,我们必须看清楚他人是如何看待自己。我们需要找到了解自己并且不会掩盖真相的人,接受他们的直言不讳。

根据《美国职场欺凌调查》 (U.S. Workplace Bullying Survey),近一半的调查对象表示自己曾经被欺凌或者目睹职场欺凌行为,但只有不到1%的人承认自己就是那个作恶的人。

也就是说,许多职场混蛋不愿承认自己的罪行。而你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