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价值投资果真过时了吗?

更新时间:2017-8-7 19:56:57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眼下是价值投资有记录以来最受冷落的时期之一,投资者因此担心,几代基金经理青睐的投资风格正在失去效力。

价值型股票往往由看好长期上涨走势的基金经理买入,和很多同类股票相比,其股价相对于利润或公开的净值更为低廉。但今年以来,价值股的表现大幅落后于成长股,由此扩大了自金融危机结束起就一直存在的差距。

取而代之的是成长股,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Netflix Inc. (NFLX)和特斯拉(Tesla Inc., TSLA)等公司凭藉快速上涨的利润或股价吸引投资者追捧。股市整体的市盈率水平持续上升,很多价值投资者认为,这一趋势无法永远持续下去。

从利润或现金流等传统基本面指标来看似乎较为低廉的股票如今已然失宠。高盛(Goldman Sachs)曾在6月份提出疑问:市场是否正在见证价值投资的死亡?欧洲和亚洲的价值投资也在困境中挣紮,在这种情况下,相对于增长型基金,全球的价值型基金料将公布自金融危机爆发前以来最糟糕的业绩表现。

价值投资一词是由金融分析师Benjamin Graham创造,Graham因此被称为价值投资之父。在亿万富豪投资者兼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 BRKA)的董事长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影响下,这种投资方式广受欢迎。巴菲特吸引了大批追随者,他们直到现在仍然相信价值投资永不过时。但价值股在如此长的时间里所处的困境,与其所受恩宠相互矛盾。

从大萧条到美股互联网泡沫再到全球金融危机,不断有人预测价值投资将被取代,但这些预测几乎全部落空。

时下所谓的FAANG五股估值不断飙升,这五只股票是Facebook Inc. (FB)、亚马逊公司、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Netflix Inc. (NFLX)和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 Inc. (GOOG)。与之相比,价值投资看上去光环渐消,但在市场下行时,其最坚定的拥护者往往受益最多。

在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泡沫期间也曾出现过类似一幕,市场追捧股价飙升的股票,价值型投资者备受打击。在2000年和2007年见顶的两轮大牛市接近尾声时,成长股跑赢了价值股,但等到市场抛压涌现趋势逆转时,价值股又跑在了前面。

如今一些投资者担心,成长股风光的时间越长,可能出现的回撤幅度也越大。

Oaktree Capital Management联合创始人Howard Marks称,领涨牛市的超级股估值不可避免地反映了投资者的完美期待,但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公司的完美要么是假象,要么转瞬即逝;Marks曾在2000年1月准确预测了美国互联网股票过热并将掉头向下──两个月后,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

投资者和分析人士称,成长股获得青睐是因为全球普遍面临低利率、经济增长缓慢以及通货膨胀温和等局面。分析人士称,各大央行已经实施了很长时间的宽松政策,传统的投资常识受到扭曲,而这些政策令能够实现增长的公司受益。

在美国,罗素1000成长股指数上半年的表现比价值股指数好10个百分点,是2009年以来同期领先幅度最大的一次。过去10年,美国成长股的回报率是价值股的约三倍。而根据指数基金巨头道富环球投资(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的说法,价值股表现落后持续的时间已达到上世纪40年代末以来最长的一次。

晨星(Morningstar)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投资者从美国大型价值股基金撤出了1,160亿美元资金,其中超过四分之一的撤资是在过去12个月中发生的。

在欧洲,MSCI明晟欧洲价值股指数今年前六个月累计上涨3%;该指数包含了估值较低的股票,估值是以市盈率和市净率等指标衡量的。MSCI明晟欧洲成长股指数同期累计涨9%。

亚洲市场也出现了同样趋势,该地区一只MSCI明晟价值股指数上半年的表现比成长股指数落后10个百分点。

Bernstein Research驻香港分析师Kelman Li称,市场已经习惯了低通胀、低增长的环境,因此投资者正在追逐一切能够和增长挂钩的东西,这让价值股受到打击。

他说,今年许多市盈率较低的大盘股都在表现最差之列。但事实却是,自1990年以来,价值股的表现要好于增长型股票。Li将这一现象称之为亚洲及新型市场投资者所面临的一个历史悖论;这些地区的投资者通常青睐增长型股票。

Li说,眼下亚洲各个市场都估值过高,追捧增长型股票的趋势仍在继续。

价值型基金经理感受到了这一趋势的冲击。根据eVestment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价值型基金的表现中值较增长型基金的表现中值低7个百分点,二者或将创下自2007年以来的最大差距。eVestment对美国、欧洲和亚洲的主动型价值基金和增长基金(共计管理8.8万亿美元资产)进行了测算,发现今年截至目前,上述三个地区的价值型基金表现都弱于增长型基金,为2010年以来首次出现。

诚然,价值型基金的不佳表现可能很大程度上仍是周期性的。历史经验表明价值投资策略从未彻底被淘汰。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Robert Shiller在其著作《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中写道,有时价值投资策略可能因投资者的过度追捧而暂时失效,然而总的来说价值投资绝不会被彻底淘汰。

但对于那些一直以来奉行价值投资策略的投资者而言,价值型股票的低迷行情似乎已经太久。

波士顿投资公司GMO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投资策略师Jeremy Grantham在近期的一个季度报告中称,这一次的情况似乎非常不同。他在之后发布的另一则报告中补充道,高估值局面所持续的时间比以往任何历史周期都要长,作为一个价值型投资经理人,他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