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在韩国就业市场,大学文凭已成鸡肋

更新时间:2017-8-7 19:54:25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崔英珠(Choi Young-ju, 音)三年前拿到了韩国某大学的法学学位,但至今她还没有找到工作。

两年来,崔英珠一直在努力地考公务员。她的愿望是成为一名警官──如果她能从录取率不到1%的女警官筛选中胜出的话。她已经落榜三次了。对于这代人来说,她的经历屡见不鲜,因为毕业生太多,工作岗位太少,竞争太激烈。

如果韩国新任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的政策得以成功推行,或许崔英珠能时来运转。文在寅希望未来五年公共部门能新增81万个工作岗位,增幅超过60%,政府为此将出资180亿美元。

就任总统一个月后,文在寅于6月12日在国会上称:“除非我们赶紧想出特别的解决办法,否则年轻人失业问题将变得越来越严重,最后演变为一场国家灾难。”

韩国由于经济增长迟缓,近来大学毕业生普遍面临就业难的问题。相比之下,他们的父辈因为赶上了20世纪韩国转型为工业强国的飞速发展期,几乎人人都有工作可干。前段时间,年轻人日益发酵的不满一定程度上助推了民众对前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的抗议,今年3月朴槿惠被迫下台,同时也给文在寅的竞选平添助力。

韩国现在约有100万人失业,其中半数为15到29岁的年轻人。在首尔的鹭粱津(这里以水产市场闻名,而低矮破旧的公务员考试补习学校也扎堆于此),你可以看到很多失意的年轻求职者。

一个落榜17次、花了四年时间终于“金榜题名”的29岁公务员说:“那里是个伤心之所。”

在鹭粱津上补习学校的学生,如果考不上公务员(很多确实都考不上),基本上就无路可走。上述那位29岁的公务员说:“感觉像是站在悬崖边上。”

文在寅正在推动他的五年计划,目的是创造就业,鼓励企业让临时合同工转为全职员工,提高最低工资。

韩国国会尚未批准通过这项五年计划的预算,这是文在寅在国内面临的一道难题。同时,他还必须应对日益紧张的朝韩军事危机。

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Lee Phil-sang认为,鉴于韩国经济的潜在挑战,文在寅的这种大规模招聘计划是不可持续的。他说,为了促进就业,韩国应培育市场竞争,使新公司可以和三星、现代等家族式管理的大财团相抗衡。尽管这些控制着韩国经济命脉的企业巨鳄,当年在韩国变身为工业强国时发挥过至关重要的作用。

文在寅竞选期间曾提议增加税收,以帮助政府应对新招聘计划开支。上任后,文在寅表示,政府将循序渐进增加税收,以免扼杀私营部门创造就业的潜力。

文在寅7月确实取得了一个小小的胜利,独立机构最低工资委员会(Minimum Wage Commission)宣布,将从2018年开始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16.4%,这是2001年以来的最大年度涨幅。尽管遭到小企业的反对,但文在寅希望还能进一步提高最低工资。

但这并不能帮到大学毕业生,因为他们找的工作一般都不涉及最低工资问题。

文在寅称,他将会晤大财团掌门人,敦促他们帮忙创造更多就业。他已任命一位对大财团持批评态度的人担任反垄断监管机构负责人,以期提高透明度,为小企业创建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韩国最大私营企业协会韩国工商联合会(Korea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研究部门负责人李勇尚(Lee Gyoung-sang, 音)说:“若单靠大企业,创造就业的数量有限。它们应该扶持那些与政府有合作的中小企业,帮助这些企业培育并创造更多工作机会。”

财团游说组织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Federation of Korean Industries)的发言人不愿就大企业在创造就业方面扮演的角色置评。

若以大学毕业生的比例来看,韩国年轻人是发达国家里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但由于韩国经济增长放缓(从上世纪80年代的年均增长8.6%,降至2016年的2.8%),私营部门已无法再为有大学本科学历的年轻人创造足够多的工作机会了。

星展银行(DBS Bank)驻新加坡经济学家马铁英说:“年轻人大量失业,说明劳动力市场出现了结构性的供需失衡。”在她看,要解决这个结构性问题,韩国应在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价值链中力争上游。

今年,韩国15-29岁年轻人的失业率超过10%,是韩国整体失业率的两倍多。

韩国雇主联合会(Korea Employers Federation)的数据显示,今年每100个申请韩国大企业职位的求职者中,只有不到三个人会被成功录用,而申请中小企业的100人里,被成功录用者约为17人。

就业市场愁云惨淡,无奈之下,今年多达1.7万名大四学生推迟毕业,保留学籍,这样简历上就没有令人尴尬的“空窗期”。

现年24岁、本应2016年8月毕业的李恩星(Lee Eun-byeol, 音)说: “跟别人介绍自己时,说在校生总比说失业让我觉得好受些。”她给大企业投的20份简历均没有结果。

对于26岁的首尔人、法学院毕业的崔英珠来说,要想当警官,需要通过一系列考试,还要体检和面试。

她说:“如果放弃考公务员,不知道能去做什么。”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