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生活 >> 正文

扎克伯格“微服私行”记

更新时间:2017-7-31 19:34:23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为了更加了解美国,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开启了全新旅程,这次,他密会的是“冰球妈妈”、钢铁工人等自己平时少有机会接触的人群。

不过,普通人近距离接触这位大企业家,需遵守以下规则。

规则一:事先多半没人通知你扎克伯格要来。

规则二:就算知道他要来,你也不能告诉别人。

规则三:你俩交流的内容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扎克伯格创立的社交网络Facebook鼓励全球用户尽情分享生活中最私密的点点滴滴,然而与此同时,他的团队却不遗余力地低调处理扎克伯格的行踪动向,控制公众对他的看法。目前,33岁的扎克伯格正在进行自己的“个人年度挑战”:造访没去过的30个州。今年1月,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主页上写道,此举的目的是“与更多人聊聊,了解他们的生活、工作情况,听听他们对未来的思考。”

Kyle McKasson就是其中之一,他是爱荷华州威尔顿市政广场的百年老店──威尔顿糖果厨房(Wilton Candy Kitchen)的经理。

6月的一个周一下午,他正在店里上班,身穿扣角领衬衫和牛仔裤的两男一女走了进来。总统竞选人来爱荷华州做政治宣讲时,时常会来这家店稍作停留。

三人自称来自加利福尼亚,去芝加哥出差路过这里,他们请McKasson带领他们参观小店,以及威尔顿这个2,800人口城市的历史博物馆。McKasson说,他们没自报姓名,自己出于礼貌也没问。

四天后,三人又回来了,其中一人亮明了真正来意:“马克﹒扎克伯格过5分钟就到。”

54岁的McKasson大吃一惊:“我要做什么?”他记得自己是这么问的,对方告诉他:“什么都不用做。”

扎克伯格穿过红白两色的店门,点了一杯5.75美元的巧克力麦芽饮料。助理拿出银行卡,帮这位全球第五大富豪买单。

这位科技行业的巨头与年轻的收银员攀谈起来,问她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他还和McKasson聊了威尔顿的生活,以及当地为振兴市中心进行的一些活动。

扎克伯格的团队对他的行程一向保密,不过偶尔也不免走漏风声,引发混乱。

芝加哥南区Kusanya咖啡厅的咖啡师Rene Banks说,那天扎克伯格到访的消息一出,店里比平时多涌进来100来号人,自己还得帮他们安排椅子。

扎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于2015年创立慈善基金会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LLC。该基金会帮助安排了扎克伯格这次的行程,发言人Amy Dudley表示:“扎克伯格的走访只是为了尽量与人们坦诚地互动交流,不想因为消息提前泄露而引发额外关注。”

近10年来,每到新年伊始,扎克伯格都会设定一个“个人挑战”。2009年他挑战每天打领带。有一年他挑战只吃自己亲手屠宰的动物。2011年,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主页上不无得意地说:“我刚宰了一头猪和一只山羊。”

他参与创立的Facebook迄今已有13年历史,现在,Facebook每个月有20亿活跃用户,市值4,460亿美元。

去威尔顿的糖果店之前,扎克伯格的先遣团队先去了市政厅,为他和威尔顿市长Michael Barrett以及市政总监Chris Ball的会面做好准备,双方谈论了爱荷华州乡村地区的生活。

扎克伯格团队请Ball与Barrett两人不要告诉任何人他要来的消息。 Ball表示,扎克伯格的代表对他们说,如果有记者问及谈话内容,请他们不要原原本本引述扎克伯格的谈话。

“他们要求我不要引述扎克伯格的话。”Ball说,“他们建议记者去找公司的媒体部门。”

7月4日这天周末,扎克伯格又到了阿拉斯加,自从1月开始旅程以来,这是他踏足的第15个州。他下榻的是卡切马克湾荒野度假屋(Kachemak Bay Wilderness Lodge),它位于基奈半岛(Kenai Peninsula),房价1,000美元一晚。一名前台接待员表示,度假屋业主对这次到访不发表任何意见。“你得给Amy Dudley打电话。”她说。

Amy Dudley曾是副总统拜登(Joe Biden)与弗吉尼亚州参议员Tim Kaine的助手,她表示,扎克伯格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

扎克伯格虽然全球知名,但被他“突然袭击”的主人家未必都认得他。

6月,他参加了明尼阿波利斯的斋月晚宴。祷告者和其他人入座之后,扎克伯格也来了。参加晚宴的Mohammed Jama说,由于来的多数是索马里难民,所以都不认识他。

2月,布鲁斯音乐人James “Super Chikan” Johnson应邀参加在克拉克斯代尔市的归零地蓝调俱乐部(Ground Zero Blues Club)举办的一场音乐会,这场活动由一位神秘人出资赞助。66岁的Johnson说,要上台了还不知道为谁表演,这也算是一桩奇事了。他在台上准备器械的时候,扎克伯格出现了。

“他们说,‘扎克伯格来了。’我说,‘谁?’”Johnson说,“他们说,‘就是那个搞Facebook的,Facebook的老板啊。’我说,‘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压根不知道他是谁。”

此外,由于扎克伯格的行程太过低调神秘,受访者差点无视了他。

Adam Kragthorpe在明尼苏达州的明尼唐卡经营一家冰球俱乐部,他曾收到James Eby发来的一封邀请邮件,声称“一位入围《财富》杂志世界500强公司的CEO正在进行全美旅行,接触不同的社会群体,想同他见面会谈。”

“我们还以为这是种营销套路。”Kragthorpe说。

发信人Eby曾经为奥巴马任内的4位国防部长安排过行程,现在他是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基金会的合同商。他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邮件发出两天后,Eby突然来到冰球场。

他告诉Kragthorpe,扎克伯格希望几天后来拜访俱乐部球员的家庭。他还叫他别告诉任何人Facebook的CEO要来,还要记得提醒冰球场的人不要拍照。

扎克伯格的随行团队最多会有8人组成,其中包括一名专业摄影师。他的助理表示,他们不会阻止别人偷拍扎克伯格。

4月,家住俄亥俄州牛顿瀑布的Dan Moore接到了来自Jimmy Dahman的一通电话,Dahman曾是俄亥俄州希拉里竞选团队的活动组织者,他不是扎克伯格公司的员工,而是一名志愿者。

Moore是民主联盟的一名钢铁工人,也曾经是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志愿者,Dahman问他愿不愿意五天后在家里招待一位“来自加利福尼亚的亿万富翁慈善家”。

四天后,57岁的Moore站在自家车道上等候这位神秘的客人。扎克伯格乘坐的黑色SUV车队到达的15分钟前,他才知道来的是谁。

扎克伯格的随行人员从附近一家餐馆里订了美式烤春鸡和烤白鲑鱼,大家一起吃了晚餐。Moore说,扎克伯格离开时提了个请求。

“他说,‘要是有记者给你打电话,记得告诉他们我可不打算竞选总统。’”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