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生活 >> 正文

如何成为更好的倾听者?

更新时间:2017-6-27 19:17:26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Alex Gilchrist需要从生活重压中透口气。他是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经济学家,在纽约市区工作,家住纽约州沃平杰斯福尔斯,每天的通勤时间就长达四小时,每周还有一个晚上要教课。他已婚,有三个孩子。“事儿太多了,”他说。

他还需要暂时逃离政治,不听不谈,他觉得这类对话开始变得“有毒”。

Gilchrist查了下附近圣十字修道院的退思会活动(译者注:所谓“退思会”,就是离开日常的工作环境,选一个清幽的地方,从新整理思路,从讨论中寻求新的策略,集思广益,解决问题。),其中,由圣公会牧师Masud Ibn Syedullah和Garrett Mettler主持的“恐惧时期的和平代理人”(Agents of Peace in a Time of Fear)吸引了他的注意。该活动承诺“为那些在种族、政治、阶级和宗教方面没有多少积极交谈的人构建安全和有建设性的对话”。

54岁的Gilchrist说:“我觉得这个很对我的路子。”

一般来说,退思会通常侧重于沉思、正念和灵修等永恒主题,如今则开始关注时下人们焦虑的一些问题。

Garrison Institute主席Andrew Zolli说,“我们的重任是满足当前不同处境人群的需求。”Garrison Institute在纽约哈德逊河畔一座翻新过的原圣芳济教会修道院里举办、主持冥想退思会。

Zolli表示,自去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以来,Garrison活动的参加人数增加了20%,比如“释放恐慌的正念和慈悲实践”(Mindfulness and Compassion Practices that Release the Trance of Fear)等。 由于许多活动已经报满,Garrison计划未来几个月在大学校园外举办一次由心理学家、数据科学家、记者以及一位冥想老师联合呈献的特别活动,名为“(错误)信息超载:在后真相时代真实地生活”((Mis)Information Overload: Living in Truth in a Post-Truth Age)。Garrison还计划为难民和难民的照顾者提供特别的退思会。

在印度南本德组织退思会活动的灵修指导教授Anne Luther表示,传统意义上的退思会是让人们找个地方,暂时放下尘世和尘世问题。Luther还说,现在的人则是想找一个安全去处,不被评判地来谈论这些问题,同时探寻更好的回应方式。 她一年一度的Lenten退思会将围绕以下主题进行:“当今世界的哪些挑战和机遇需要我们以一个受创世界的‘公民’身份回应和参与?”

去年夏天美国发生一连串枪杀案之后,Syedullah牧师和Mettler牧师有了“和平代理人”这个构想。随着时间推移,公众讨论日益两极分化,这个概念也随之不断发展。今年夏天,他们将在美国纽约州迈伦的Taconic Retreat Center举办相同的退思会活动。

Syedullah说,其主要目标之一就是“让立场完全不同的人建立起同情和理解。”

Gilchrist对此颇感兴趣。他发现,当人们的政治和思想立场不同时,他和别人都会感到紧张。据他回忆,他读完退思会说明后心想:“哇!自己保持克制很棒,鼓励他人平稳情绪也很棒,但具体怎么做呢?”

一种方式是倾听,Gilchrist本以为自己在这方面做得不错。

退思会上,他和参与者被展示了五类截然相反的偏好:城市居住与乡村生活;外国汽车与本土汽车;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买房与租房;狗和猫。

每人就一个主题陈述两分钟,意见不同者要耐心倾听,期间不许打断,等发言结束后将听到的观点转述给小组里其他人。Mettler牧师建议道,不要急着组织自己的论断,忙不迭地说“对,但是……”,也不要憋到最后痛陈个人看法。他说,退思会在选题时已经有意避开了情绪性更强的话题。

Gilchrist赞成私立学校,认为私立学校没有预算限制,能做一些“超美好的事”。他的合作伙伴则说,公立学校为她和她的家庭提供了良好服务,呈现出更加丰富的多样性,对社区的反映更为全面。

Gilchrist说:“这是一次颠覆性体验”。他发现,原来像倾听这样看似基本和简单的事都已变得莫名困难。我们的专注时间似乎更短,抒发己见的愿望愈发强烈,Gilchrist说,尤其是观念发生激烈碰撞时,倾听更是顾不上了。

“我们等着对方暂停,因为我们想发表自己的意见,觉得自己的意见当然比对方好。” Gilchrist说:“我们需要没有企图地倾听。”他大部分朋友不参加退思会。他说:“我常常提到退思会这些事,而朋友听了总是露出奇怪的神色。”一年前Gilchrist参加了圣十字修道院关于沉默和沉思主题的退思会,这些年他还去了自己教会的一些退思会活动。

21岁的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学生Sarah Witmer参加了退思会,至此她才完全意识到,人们在倾听时,想改变对方想法的念头是多么频繁。“我们耳朵听着对方讲话,心里却想着如何说服他们换个角度考虑。”

活动最后一天,Gilchrist从经济学家的角度组织了自己的想法,画了一张带圆圈和箭头的草图,显示特朗普政府、人民和机构这三者如何互相影响,如何影响我们,以及我们如何相互作用。

Gilchrist说:“我不得不把这些写在纸上。

他觉得自己现在是个更好的倾听者了。“我看待事情的想法和思考方式完全变了。我知道如何抽离自己,进入倾听模式,进而尝试了解对方,”他说。“我不必斗争,不必接受,也不用拒绝或判断。这无形中释放了很多压力。”

怎样成为更好的倾听者:

关注人,而不是意见。

用心倾听。不要左顾右盼,不要看手机或是叹气。

对方结束讲话前,暂停个人判断和分析。

不要打断。

别人在说话时,脑子里不要想怎么反驳。

客观总结对方讲话内容。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