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科技 >> 正文

优步CEO下台对硅谷文化意味着什么?

更新时间:2017-6-22 19:00:40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多年来,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创始人Travis Kalanick一直是象征硅谷成功的代表人物,而且是创业者们崇拜的对象,因为他以打破传统的方式打造了全球最大的风投支持公司,并且把不惜代价谋求成功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但是Kalanick现在出局了。周二,迫于来自投资者的压力,他辞去了优步首席执行长一职。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将引发对以优步为代表的一味追求增长的公司文化的重新审视。

在Kalanick宣布辞任CEO之前,优步曝出了一连串丑闻,前员工指控优步内部存在性骚扰和性别歧视,公司文化被指“有毒”。在一些投资者和创业者看来,优步的案例说明,企业不能把野心勃勃的扩张目标置于基本原则之前,否则将付出无法承担的代价。

Felicis Ventures投资者Wesley Chan说,在快速行动之际,你可以破釜沉舟,但不能打乱军心。Chan曾在GV供职。GV是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风险投资公司,是优步的投资者之一。

Kalanick于周二晚间宣布辞职。此前,在优步董事、Benchmark合伙人Bill Gurley的牵头下,优步投资者向Kalanick递交了一封信件,信中称他们不再对Kalanick的领导能力抱有信心。由于缺乏投资者和许多员工的支持,Kalanick被迫辞职。不过,Kalanick仍拥有超级表决权股,并掌控着几个董事会席位,所以实际上他仍对优步有控制权。

在优步物色一位可以解决公司文化问题、保持高速增长并防止出现巨额亏损的新CEO之际,科技行业正在反思,如何消除市场障碍并击退竞争对手,但同时要以负责的态度做到这些。

本地服务公司Thumbtack Inc的CEO兼联合创始人Marco Zappacosta称,快速发展和努力工作不会过时,但自负地认为增长可以解决所有问题,最终会发现公司是无法在腐烂的文化中成长的。

Kalanick并不是第一个出局的优秀科技公司创始人,不过其他人通常是因为与联合创始人意见不合或收入增长陷入停滞而被迫离开。最著名的例子是,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联合创始人乔布斯(Steve Jobs)在1985年试图赶走首席执行长John Sculley时被解职。Twitter Inc. (TWTR)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在与其他创始人发生争执后被挤走。这两人后来都成为其公司的CEO。

最近,医保经纪公司Zenefits因监管部门的调查而踢走了CEO兼联合创始人Parker Conrad,但原因也包括收入增长远低于预期。Conrad同样拥有该公司的具投票权股份和控制权。

Kalanick的激进作风和游击战术帮助优步应对了与全球监管机构以及出租车委员会的交锋,并且推动该公司的估值达到680亿美元。投资者对Kalanick这种莽撞的作风给予了包容。即使在一些受到保护的市场上,Kalanick也击败了根基深厚的竞争对手。Kalanick的成功催生了新一代效仿优步业务模式的初创企业,这些企业希望将用户的手机变成遥控器,利用手机召唤各种服务,而不仅仅是打车。

但随着优步逐渐发展壮大,这种心态催生了是一种被该公司前雇员称为攻击性和毒性过强的企业文化。最终,这种企业文化并没有随着优步成长为一家拥有1.2万名员工的企业而实现进化。该公司人力资源架构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Kalanick的管理方式也没有受到投资者的约束。

Gurley不予评论。他周二晚间发表推文称,未来的历史书上将有许多页专门用来记录Kalanick的成就,很少有企业家对世界产生了如此持久的影响。

企业文化问题可能会给科技公司的业务带来重大影响,这些公司成功与失败的关键常常在于其吸引人才的能力。优步大量的空缺职位找不到合适的人员,包括运营、工程、财务、市场营销、法律部门的负责人以及许多其他职位。

Venrock的风险投资家Bob Kocher表示,如果一家公司不能建立强有力的企业文化和企业价值,到某个时刻就无法招募到最有才华的员工,导致创新步伐无法超过竞争对手,也就无法实现增长。他认为,优步不能吸取教训,企业文化不稳定,优秀员工流动频繁,这些因素令人非常担心优步是否有能力达到自己设定的超高预期。Kocher的公司没有投资优步。

硅谷投资者近年来更加遵从公司创始人的意见,一方面是因为创始人领导的公司是其投资对象中最成功的一些公司,另一方面是因为充足的资本使热门公司的创始人有足够筹码来争取权力。

律所Fenwick & West的调查显示,总部位于美国、风投支持的估值超10亿美元的公司中,拥有超级投票权股份安排的公司所占比例从2014年的20%升至2016年的39%。

但律所GundersonDettmer的律师Ivan Gaviria称,这种趋势已经开始转变。

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从公司治理和结构角度来看,大约18个月前创始人掌控力就已经达到峰值。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