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美财政部监管改革计划会给银行带来哪些利好?

更新时间:2017-6-14 19:44:34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美国财政部对金融监管提出的改革建议,让银行、特别是规模最大的那些银行大舒了一口气,因为这些银行资本要求方面所面临的压力可能减轻。

后金融危机时代最令银行业头疼的一个问题是,资本要求过高阻挡了银行前进的脚步,也影响了放贷。现在这一问题有望得到解决。比如,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首席执行长James Dimon就表示,该行的资产负债表好比一座堡垒,在危机出现时不光能吸收自己的损失,还能吸收很多其他银行的损失。

如果财政部建议的改革措施被采纳,银行就有能力将更多资本返还给股东,这将提高股本回报率,也可能进一步推高股市估值。批评人士称,不利的方面在于,这有可能削弱银行吸收损失的能力,威胁到对金融体系的信心。

以下是银行业将从财政部的改革举措中获益的几个方面:

杠杆率:现行规定要求大银行必须持有相当于自身总杠杆敞口至少5%的资本;总杠杆敞口是一个度量这些银行总资产和敞口的粗略指标。财政部将提议,应允许银行将一些头寸从该指标中剔除,比如在各央行存放的现金、美国国债以及一些存在清算机构、与衍生品相关的资金。

这一小变化将显著提高银行的杠杆率。摩根大通的杠杆率可能提高超过一个百分点。杠杆率越高,该行向股东返还更多资本的可能性就越大。

高盛的分析师估计,此类规定的调整可能给美国前四大银行带来近900亿美元的超额普通股股本。

经营风险:银行业人士称,有一条规定是迫使银行持有应对潜在经营亏损的资本,这是他们面临的最苛刻的要求之一。这些亏损可能并非来自于市场的波动或贷款违约,而是来自银行自身的经营活动,其中包括罚款或巨额诉讼和解费。

在金融危机之后,此类成本一度飙升,多家银行因房贷业务行为、对洗钱监控不力和外汇市场操纵等问题达成了金额达10亿美元甚至更高的和解协议。

美国财政部称,在计算经营风险资本时,应当使用更透明的基于规则的方法。这意味着此类风险对应的资本要求应当与近期的行动相一致,如果银行采取措施降低了这种风险,那么资本要求也应该相应降低。

分析人士估计,大型银行的经营风险缓冲资本超过2,000亿美元。金融监管改革不会取消所有这些资本要求,但很可能会允许银行逐步拨回相当一部分资本。

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附加资本:美国监管机构要求G-SIB在其他资本要求的基础上持有额外的缓冲资本(附加资本)。这是考虑到这些金融机构的复杂性以及一旦倒闭会给全球金融体系造成的灾难性冲击。

Nomura Instinet的分析师表示,这种附加资本有多有少,但全部执行后平均占大型银行资本的2.8%。

财政部提议对这个标准进行重新校准,一定程度上是为体现这些银行不太依赖回购协议等短期融资的事实,降低其突然陷入无力偿债局面的风险。

这也可能释放资本,释放的资金可被返还给股东。

总损失吸收能力:每年需进行压力测试的大型银行必须证明,他们有足够的资本和债务资金承担重大损失,这一指标被称为“总损失吸收能力”。

这一策略总的思想是,在银行破产或资金紧张的情况下,一些债务资金和股权可被用来吸收损失。为此,银行必须持有更多的长期债务。

这会推高银行的总利息成本,降低净利息收入,进而令利润承压,削弱回报。

财政部提议监管部门修改相关规定,调整计算这一要求时所使用的最低债务比率要求。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