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经济 >> 正文

美国金融市场为何对美联储加息无动于衷?

更新时间:2017-6-12 18:59:12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美国联邦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美联储)加息未能达到给美国金融市场降温的预期效果。

虽然美联储官员在本周的政策会议上可能决定自2015年12月以来第四次上调短期利率,但这一努力在很大程度上并未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美国金融市场今年涨至纪录高位,债券收益率下滑,这些趋势都有望进一步推动借贷,促使经济加快增长,让市场投机活动变得更加活跃。

科技股权重较大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周五后市下跌,不过随着年中将近,该指数目前仍上涨15%;标准普尔500指数今年迄今累计上涨9%。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降至去年11月来最低水平,这意味着许多家庭和企业的借款成本正在下降,尽管美联储正试图推高这一成本。

高盛(Goldman Sachs)有一项著名指数衡量的是利率、股价和美元价值变动的综合影响。该指数显示,目前金融大市的状况与2015年初美联储刺激政策达到顶峰时一样宽松。

德银证券(Deutsche Bank Securities)首席国际经济学家Torsten Slok称,宽松的融资环境会催生市场过热后大幅回落的风险,使利率大幅飙升遏制借贷。他表示,市场现在就像一个拉得越来越紧的橡皮筋。

理论上,融资环境应当作为美联储货币政策和实体经济之间的导管。当美联储上调短期利率时,长期利率也应当随之升高,融资环境收紧。

而华尔街与美联储“唱反调”则表明美联储对经济的影响力有限。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或促使美联储改变其策略。如果舞伴跟不上你的步调,那就搂得再紧一点。

纽约联储行行长达德利(William Dudley)去年对《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称,如果美联储认为需要收紧融资环境,且上调了短期利率后并没有达到效果,那么美联储将不得不进一步收紧短期利率。

断言美联储官员是否会较预期更加激进地加息仍然为时尚早。不过,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家、美联储前理事Jeremy Stein称,由于三次加息后美国金融环境仍很宽松,美联储不太可能放弃维持加息的计划,即便面临低通胀也不太可能放弃。

市场可能低估美联储实行今年再加息两次既定计划的意愿。美联储官员还在制定一套机制,以脱手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后买入的美国国债和抵押债券。

据芝商所(CME Group)数据,对于美联储是否在2017年设法再加息一次以上,投资者莫衷一是。

美联储官员指出,其政策举措对市场和宏观经济产生影响需要一定的时间。这种滞后性使美联储官员难以完美掌控金融环境,增加美联储有可能反应过度及显著减少信贷的风险。

如今这种脱节现象令人想起了2004-2006年的情形,当时尽管美联储将基准利率上调了4.25个百分点,但融资环境仍保持宽松。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把当时的情况称为“谜题”。

格林斯潘的继任者伯南克(Ben Bernanke)表示,快速发展的亚洲国家纷纷把通过贸易顺差积累的美元储备投入美国国债(伯南克把这种现象称为全球储蓄过剩),这种情形导致美国长期借款成本维持在低位。

这些宽松的融资环境助长了房地产泡沫的膨胀,导致2007年爆发金融危机。

眼下许多经济学家和央行官员再次表示,美联储政策与市场环境之间出现背离的原因是,美联储几乎无法控制事态发展。欧元区和日本所采取的激进央行刺激措施推低了欧元区和日本的借款成本。Stein称,这种情况促使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投资者开始寻求美国政府债券以获得更好的回报,从而推高了美国长期国债的价格,同时压低了收益率。

与此同时,市场对特朗普政府将推出促增长税改措施的预期开始降温,美国国债收益率随之下降。超宽松货币政策长期滞后的影响可能也开始在股票价格中积累。

此外,今年全球经济回升,提振股价走高,同时拖累美元走低。中国通过出售美元资产来稳定人民币汇率的举措给美元带来了更多下行压力。

美联储理事鲍威尔(Jerome Powell)本月表示,他对当前局势与危机前的相似尚不感到担忧。

至少目前不担忧。

他表示,如果这样的局面持续,他认为在制定货币政策时需对此予以考虑。他还说,现在加以考虑还为时尚早。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