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生活 >> 正文

子女离巢后,请和他们做朋友

更新时间:2017-5-6 11:03:40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我和我妈的关系从没像我刚走出大学校门时那么差。我想靠写字为生,她想让我进法学院深造。我想和大学男友搬到一起住,她则深藏不露地把她朋友寄来的圣诞卡放在壁炉台上,那些人的儿子与我年纪相仿,条件在她看也十分宜婚。我觉得我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她认为她比我更明白。现在回过头来看,其实我和我妈都不甚明白。

大学毕业后,我花了一年的时间走访同学,询问他们和父母的关系,以及毕业后这种关系发生了怎样的改变。我的亲身经历证实他们所言不虚:大学毕业头一年,他们和父母的关系从没有那么剑拔弩张过。

为何会剑拔弩张?我怀疑是因为上大学后,我们对父母的需要不像高中时那么多。我们的至友、恋人和导师都近在咫尺。虽然父母仍支持我们,爱护我们,但我们已经离巢了。然而,离开大学校园后,很多人还是会回到上大学前唯一熟悉的地方:父母家。2016年求职网站Indeed的一项调查发现,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大学生打算在毕业后回家住至少一年时间。而即使不回家住,毕业生也依旧在很多方面仰仗父母的援手。

可现在的问题是,大学毕业后,我们变得不一样了,不再是像过去那样需要父母的我们了。我们是成年人,有着对独立的期许。但父母往往不这么看我们。

我毕业到现在快三年了。虽然还是没有参加法学院入学考试(LSAT),虽然还是在和大学男友交往,但我和我妈已经重归于好。一路走来,我积累了不少心得,写在这里供其他家有毕业生的父母参考。

虽然你们对孩子的影响力很大,但你们没有控制权,请正视这一点。毕业生对于以后做什么一般想法多多,很希望和了解我们的人聊聊那些想法。搁以前,我们会求助朋友和大学教授,听听他们的意见,并获得支持,但毕业后他们基本上都不在身边。于是很多人会去和父母讲。美国克拉克大学2012年的一项调查发现,18至29岁的年轻人中,30%对父母的精神依赖多于对他人。

如果我们去和你们聊,说明我们信任你们。但是,给了意见后,就请退后一步吧。如果意见被采纳,很好。如果没有,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要按照你们的想法去逼我们。我们为了独立,已用尽全力,个中滋味苦不堪言。你们如果在这个时候重新摆出一副高中家长的面孔,那我们只好走开。

与孩子平等相处。我的朋友中,那些毕业第一年完全没有和父母起过任何冲突的,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平视父母,父母也平视他们。他们的爸妈若犯了错,不会试图遮遮掩掩,不让孩子知道。相反,他们很欢迎孩子提出宝贵意见。

我一个朋友大学毕业后,他的父亲失业了。但他父亲不仅没有对失业一事闭口不提,还主动和他谈起此事,询问他的看法。如果你想让孩子对你敞开心扉,那你就要明确表示,你很看重他们的想法,一如他们对你想法的看重。

告诉孩子你们很喜欢他们的新家,哪怕你心里不这么想。大学毕业后,我搬进了一幢房子,和八个陌生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屋里没一个人会做饭,我房间墙壁后面住着一窝老鼠。但我仍深感自豪。这是我自己掏钱租下的第一个住所,生平第一次完完全全属于我,我急不可耐地要让爸妈来参观。

我爸妈查了查我的新地址后,显然没我这么激动。我爸立即转发了一堆质疑社区安全的文章,而我妈则干脆不登门,说登门只会让她更加担心。他们的态度让我备受打击。第一个住所是象征我们独立的最重要的标志之一,是我们的个人成就。请高抬贵脚,迈过我们室友的内衣,微笑着对我们说,新家很棒。

在帮助我们度过经济难关时,请想好,这是你们心甘情愿的,之后请不要再挂在嘴边。亚利桑那大学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近来有一半的毕业生依赖父母的经济援助。如果你们能给钱,我们很感激。大多数人的毕业生活都是捉襟见肘,薪资的大部分都交了税。

但父母常以为,经济援助可以让他们掌握一定的话语权。虽然这样的期望不无道理,但如果你们想用这个方式来左右我们的决定,我们会心存怨念。对于管你们要钱这件事,我们并不觉得很有面子。只要有法子自给自足,我们肯定不会再向你们伸手。那才是值得骄傲的。但如果你们总是再三提醒我们,不要忘记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们可能会跑到一个远远的地方自立门户。

你们不用非得喜欢我们的另一半,但请尽量搞清楚我们喜欢他们的原因。我和我妈吵架吵得最厉害的永远是关于我男友。在我毕业第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她拒绝了解我男友,打定了主意,就是不喜欢他。没理可讲。我当然很难接受她的态度。如果这个人赢得了我的爱和尊重,哪怕他是个变态的瘾君子(郑重声明,他不是),我妈也应该想认识一下他吧。在我看,如果她信任我的眼光,把我当成一个成年人,就应该努力去了解我为什么如此喜欢这个人。

因此,见见孩子的另一半吧,与他或她成为朋友。如果一年后,你们仍觉得我们犯了人生中最严重的错误,请到那时再开口。我们也许会听,也许不听。但那时我们会更尊重你们的意见,因为你们愿意花时间多了解我们。

对饮小酌。当你和22岁的孩子坐下来时,既然只有你俩,不妨喝上一杯。这个动作的重要潜台词是:“你长大成人了,我们应该像两个成年人一样相处。”对于拼命想向你们展示独立、拼命想让你们知道你们辛苦挣钱为孩子读书上学没白费的我们,这一点真的很重要。

当我妈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酒,并递给我一个杯子的时候,我感觉我们的母女关系步入了美好的新阶段。她和我可以开怀畅聊,而不是控制和被控制的关系。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