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时尚 >> 正文

这部纪录片让美国女星笑谈整容

更新时间:2017-4-10 19:25:55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在一部新鲜出炉的纪录片中,喜剧演员Jackie Hoffman向整形医生咨询,如何微调她的“蒜头鼻”和“大饼脸”。

对大多数女性而言,如何改善容貌,以及对抗岁月和重力的侵蚀痕迹,只能是心里默默纠结的问题,不登大雅之堂。而纪录片《把我的鼻子弄走……拜托!》(Take My Nose…Please!)却打破禁忌,想让女性公然谈论整形手术。导演兼制片人Joan Kron在演员中请到(也只请到)几位喜剧女艺人,她们直面镜头,谈起了面部提拉、鼻子整形以及其他手术,比如注射肉毒杆菌素消除蹙眉纹和用填充物淡化皱纹等。

这部纪录片的片名来自Henny Youngman表示悔恨的俏皮话“把我老婆弄走吧……拜托。”影片将在多个电影节上展映。

89岁的Kron这次是初执导筒,她当了很多年的作家和记者,七八十年代,她曾分别在《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供职。最近25年,她一直在为《Allure》杂志撰写整形手术的相关报道。1998年,她出版了《整容背后的企盼、缺憾与恐惧》(Lift: Wanting, Fearing, and Having a Face-Lift)一书,书中记录了她不少见闻感受。

Kron在记录明星们不为人知的“逆生长”时发现,很少有人公开谈论整形手术和其他整容方式。“很明显,只有少数人肯提它,”她说,“你猜是谁?就是那些喜剧界女艺人。”

喜剧艺人Joan Rivers认为,自己注射肉毒杆菌素、做面部提拉这些微整形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如果是为了美──(演艺)事业就是为了美──不断完善自己的外表很正常。”影片中,她在2004年接受采访时这样对Kron说。Rivers于2014年去世,《把我的鼻子弄走……拜托!》也截取了她的演出片段。在美剧《整容室》(Nip/Tuck)中,一台计算机模拟生成了一张Rivers未经任何手术的脸。Rivers惊恐地端详着这张图片,大叫道:“这老妖婆简直像外星人!”

这部影片的两位主角是喜剧艺人Emily Askin和百老汇、电影及单口喜剧明星Hoffman女士,她们一个打算整鼻子,一个在考虑整鼻子,做面部提拉。电影不仅忠实地记录了两人对手术的怀疑、恐惧和企盼,还带领观众纵览了整个整形手术史。影片还指出,Phyllis Diller和Roseanne Barr等艺人对外表的刻薄自嘲──以及为改善外表所做的努力──成了她们喜剧表演的素材。

影片中,影视演员、喜剧艺人Jackie Hoffman在单口喜剧演出时说,自己做面部提拉的原因是有天揽镜自照,突然觉得“这张脸怎么跟Paul Giamatti扮演的约翰•亚当斯似的?”Hoffman的说法固然令人捧腹,但影片提出的根本问题却很严肃:为什么外表很重要,整形的伦理标准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人们希望微整有效,却不愿承认自己做了整形。

“虽然大家都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美貌对女人依然重要。”Halston说,“比什么都重要。美貌就是女人的硬通货。”

Askin曾在Upright Citizens Brigade剧院学习表演,毕业后,她组建了一支女子即兴表演团队。在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之前,她曾经打算做个鼻子整形。朋友听了她的整形手术计划,“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你疯了’。”她说。

与其他演员相比,喜剧艺人更愿意大方谈论整形手术,因为“我们总是笑对真相。”Askin说,“我们可以掌控一些东西──特别是我们的身体──可以控制它,改变它,这种观念,”她说,“对于有的人来说很难接受,因为听起来好像你打算反社会一样。”

Hoffman一开始考虑过整鼻子,她在影片中说自己的鼻子“太突兀了”,想把它整得柔美一点。但咨询了整形医生后,她说:“我本来觉得,只要整了鼻子,我就能变漂亮了!现在我看着鼻子,想的是,嗯……鼻子是变好看了,不过它让我变漂亮了吗?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Hoffman参演过电影、电视剧和在线剧集,整形手术也会给她的事业增加复杂的风险。她在影片中表示,作为演员,自己以“个性鲜明的脸”闻名,她揣测道:“好莱坞是这么形容‘长得丑’的吗?”

她对面部提拉和整鼻子都有兴趣一试,虽然也担心整完了以后成了“整容脸”。手术总会有风险,她的脸“可能会更难看,啊,老天保佑千万不要。”她说,“不过转念一想,‘再丑也丑不到哪里去吧。’”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