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时尚 >> 正文

对话安娜﹒温图尔

更新时间:2017-2-21 18:53:16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2月初纽约时装周开幕之际,《Vogue》杂志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想要探讨一项亟待应对的挑战。

在女性如此高度关注政治问题、时尚行业因销售低迷而苦苦挣扎的情况下,《Vogue》杂志如何才能让读者为漂亮衣服和时尚手袋感到兴奋呢?

“设计师们并非生活在真空之中,并非是在闭门造车”,温图尔前不久在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同样会受到所见所闻的启发,这一点将体现在他们的作品中。未来几年将会是想象力纵横驰骋的几年。《Vogue》的使命是认识这一趋势,支持这一趋势,并将这一趋势带给我们的读者”。

时装周揭幕之际,《Vogue》杂志在Vogue.com及社交媒体发布其3月刊的封面人物照。3月刊封面通过诸如宣扬“无规则即是新规则”的“美丽革命”(The Beauty Revolution)等标题高声呐喊“女性掌权!”(Women Rule!) 。七位来自不同种族、拥有不同体型的模特,包括体态丰盈的Ashley Graham,侧立在封面上,强调了融合的理念。

3月刊为《Vouge》杂志125周年纪念庆祝拉开了序幕。温图尔女士表示,在2017年接下来的九期中,每一期《Vouge》杂志都将聚焦不同的女性,延续这一主题。3月刊重点介绍了一些拥有领军地位的女时尚设计师,包括Miuccia Prada、Tory Burch及迪奥品牌创立69年来首位女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此外还包括另一群各具特色的时尚女性,她们被该杂志称为“新一代模特中的活跃分子”。这是《Vogue》杂志有史以来首次只聚焦时尚行业女性,而非社交名流或明星。该杂志计划截至年底一共颂扬125位女性。

3月刊定于情人节在纽约和洛杉矶的报摊上架、并于随后一周在全国范围内发行。《Vogue》杂志有意将3月刊本身,以及时尚,纳入一场全国性的对话。谈到2016年总统大选时,温图尔指出,“我想,继不久前的结果公布之后,女性问题一直萦绕在每个人的心中”,她表示,“对我们来说,(那场选举意味着)是时候进行称颂,是时候抱着积极乐观的态度大声宣告,‘看看我们身边这些天赋惊人的人们,她们不仅出现在时尚界,而且涵盖了生活中可能涉及的方方面面’”。

随着越来越多的读者们开始通过网络接触媒体,杂志业正艰难应对印刷广告和报摊销售减少的局面。《Vogue》杂志同样面临来自时尚博客的竞争,其中许多博客已经成为年轻女性眼中更具影响力的媒体资源。《Vogue》杂志母公司、封闭型控股公司Advance Publications Inc.旗下的杂志分部康泰纳仕(Cond口 Nast)已经实行裁员,并关闭多本杂志。由于市场人员将广告开支从印刷媒体转而投放至网络、移动端和视频,近月来该公司已将更多精力投入数字领域。2012年,《Vogue》杂志发行了有史以来最厚的(916页)9月秋季时尚专刊,广告页面达658页。

温图尔是《Vogue》杂志的第七任主编,掌管该杂志的年头为第二长,仅次于1914年至1951年期间一直担任主编的Edna Woolman Chase 。温图尔热衷的另一个东西是网球,她会经常出现在公开赛的看台。温图尔的父亲曾是《伦敦标准晚报》(London’s Evening Standard)的主编,她在英格兰和纽约初涉印刷杂志行业,1988年成为《Vogue》杂志的主编。

审计媒体联盟(Alliance for Audited Media)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六个月里,《Vogue》杂志已付费和已证实的印刷版总发行量约为120万册。同期,《InStyle》的印刷版发行量为170万册,《Elle》 为11万册,《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761,819册。美国杂志媒体协会(Association of Magazine Media)称,若算上印刷版之外的视频观众和其他数字用户,《Vogue》则高居榜首。

相比竞争对手,《Vogue》对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接纳可谓慢了一拍,但现在它已迎头赶上。去年2月《Vogue》落户Snapchat,4月推出移动端应用。2014年,Vogue.com改版。媒体调研分析公司comScore Inc.的数据显示,就月度在线美国境内读者数量来看,Vogue.com不及《Elle》、《时尚芭莎》和《InStyle》。

《Vogue》创意数字总监Sally Singer说:“我们的愿景是要以数字形式抓住《Vogue》的精神内涵,要慢慢来,要以用户体验为本。”活泼的名人问答系列短片73 Questions等原创视频、有关枪支暴力的一篇报道和社评,以及对1月份华盛顿女性大游行的报道,都让Vogue.com获得了不少关注。

1892年12月17日,瞄准纽约上流社会的《Vogue》周刊诞生,售价10美分,首期封面是一则插画。后来,《Vogue》从周刊变为双周刊,又从双周刊偶尔变成月刊,到1973年1月Grace Mirabella任主编后,正式改为每年12期。凭借那些出自知名摄影师之手的迷人封面照、一流的品味以及Diana Vreeland等带有传奇色彩的主编,《Vogue》声名大噪,在众多时尚杂志中颇有众星捧月之势。

温图尔掌舵《Vogue》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1988年11月,一个身着仔裤T恤的模特现身温图尔上任后的首期《Vogue》封面, T恤上饰有一个珠光璀璨的十字架。随后她更进一步,甚至让社会名流而非模特登上封面。近年来,她时不时让一些非主流明星登上封面,如Lena Dunham、Kim Kardashian和Kanye West。渐渐地,温图尔成为时尚界最重要的人物,影响力和声望也与日俱增。标志性的波波头和香奈儿墨镜让她具有极高的辨识度。在前不久那次采访中,她几乎全程戴着墨镜。

2013年,温图尔兼任康泰纳仕的艺术总监。现年67岁的她说,自己无意为艺术总监一职而放弃《Vogue》的主编工作。

在如今时尚博客和社交媒体大行其道的时代,《Vogue》印刷版杂志已不再是人们追赶潮流的必需品。对此温图尔的回答是:“在海量信息如雪片般从各个方向洋洋洒洒地散落到所有人身上时,《Vogue》可在某种程度上充当他们的编辑和过滤器,成为他们的朋友。”

去年美国大选期间,《Vogue》进行了创刊以来的首次总统候选人背书,公开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温图尔谈及她自己和《Vogue》编辑团队时说:“我们觉得那显然是女性创造历史的一刻。就像有时你要出任一个领导职位……对我来说,这意味着对女性的支持。” 温图尔是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坚定支持者,她不认为《Vogue》因为总统大选中的背书而失去了部分读者。

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曾三次登上《Vogue》封面。现任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曾于2005年上过《Vogue》封面。温图尔说:“《Vogue》一直有让美国第一夫人上封面的传统,我无法想象这次会有任何不同。”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