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生活 >> 正文

哪些美国高校将科研和教学结合得最好?

更新时间:2017-1-24 11:15:02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美国有些高校把教授的科研成果看成头等大事,也有些院校强调优秀教师应该能启发和激励学生,而一些为数不多的,像马萨诸塞州伍斯特理工学院(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和加州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这样的高校,却能在两方面都引以为豪。

为评估教学质量和师生互动情况,《华尔街日报》/《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大学排名(The Wall Street Journal/Times Higher Education College Ranking, 简称:WSJ/THE大学排名)不仅考察了各校平均每位教职工的科研论文数量,还要求学生按照从0到10的分数,给教授是否容易相处以及学校提供给学生的协作学习机会打分。

统计结果显示,把科研与教学结合得最好的学校明显是那些中小型私立院校,还有就是工程学院(这类学校的教学正越来越多地以学生项目为基础)。

一些大名鼎鼎的高校在这方面表现不佳

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涵盖了美国最声名卓着的众多私立研究院校,但大多数成员在这项排名上表现不佳。

以研究成果数量衡量,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教授处于全美领先水平,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和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紧随其后。但这几所大学均未能跻身教师队伍整体排名前150位,因为学生的评价是教师参与度较低。

大型公立研究型大学表现更差。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Albany)、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等传统学术巨头均进入研究成果数量前20名,但在教师参与度方面均在1,000名开外。

在另一端,重视教学甚于科研的小型学院,如密尔沃基的阿尔维诺学院(Alverno College)、南佛罗里达学院(Florida Southern College)和田纳西州的马里维尔学院(Maryville College),教师参与度排名都进入了前10名。但这些院校的教授研究成果只相当于精英研究型学院的零头。

马里维尔学院校长Tom Bogart说,学院研究成果有限,但在教学方面更投入,这是一种权衡取舍。

他说,不发表那么多的研究成果是有机会成本的,他们放弃的主要是声望,以及伴随着在学术期刊发表文章而来的更高的知名度。

倾听学生的声音

伍斯特理工学院凭藉着教授们努力撰写的大量论文,在研究方面排名第86位,加上在师生互动方面第17位的排名,得以在整体排名中名列前茅。

高级副校长Kristin Tichenor说,长期以来,伍斯特理工学院一直以师生间能够密切互动为荣,但八年前一项全国参与度调查显示,大一新生并没有感受到这种互动,这让该校的教职人员猛然觉醒。

Tichenor称,教职人员对调查结果感到错愕。作为回应,该校发起了“重大问题研讨会”(Great Problems Seminar),这是一个由高级教职人员教授的一个基于项目的课程,学生需要解决世界上一些最具挑战性的课题,例如能源生产或水污染等。学生被分成几个小组,成员来自不同学科,他们的最终成果将在现实中接受检验。

在波莫纳学院,教授们让本科生参与原本只留给研究生做的项目,通过这种方式应对教学和研究的双重任务。

生物学副教授Nina Karnovsky说,很多大学都存在一种等级制度,研究生高于本科生,本科生就好比一群小跟班。

她说,在波莫纳学院,本科生可以提出自己的假设、设计实验、开展实验、分析数据,并在会议上介绍,有时候结果还可以发表。Karnovsky表示,在她自己读研究生的时候,这些项目都还没有,很久之后才有的。

腾出时间

有两所公立院校跻身研究+教学榜前10名,分别是排名第二的科罗拉多矿业学院(Colorado School of Mines)和排名第10的北卡罗来纳州立农业技术大学(North Carolina Agricultural and Technical State University)。北卡罗来纳州立农业技术大学的表现并未让该校校长Harold Martin感到意外。Martin说,与大型研究型院校相比,北卡罗来纳州立农业技术大学这样的中型公立研究型大学拥有结构上的优势,因为研究任务没那么重。

北卡罗来纳州立农业技术大学的研究排名为208,师生互动排名为79。

Martin表示,几年前他接任校长一职时,将每位教授的年均教学任务从将近10个班减少到六个班,以便让教授有更多时间与学生互动。

此外,该校还推出更多由学生自定进程、基于计算机的教学内容,特别是在数学基础课上,以便让教授有更多时间与学生沟通交流。

Martin称,这些措施都旨在增加教授在上课之外的办公时间和师生互动时间。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