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华尔街日报中英文版 >> 生活 >> 正文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基于创始人大脑建立自动化管理算法

更新时间:2017-1-4 20:10:52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在全球最大对冲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内部,软件工程师正进行着一项秘密计划──创始人达里奥(Ray Dalio)有时将其称为“未来之书”。

这项计划的目标是实现公司大部分管理工作自动化。达里奥一直希望将Bridgewater打造成“彻底开放”的典范,一个离了他也能顺利运转的公司。“未来之书”将是达里奥这一毕生追求的巅峰。

在Bridgewater,大部分会议都有确凿记录,员工被鼓励无休止地相互批评,人们的弱点不断被窥探挖掘,个人表现都用数据量化评估……达里奥则监督着这一切。

Bridgewater正在开发的新技术将把这种另类管理方法融入到软件系统中。它就像一部GPS导航,指示员工每天的工作方向,安排之细,连一通电话打或不打都有说明。

当前这部系统仍处于开发阶段,运作细节还在讨论之中。一位熟知这项计划的内部员工说,它就像是“把达里奥的大脑装进电脑里”。

Bridgewater管理着1,600亿美元资金,是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对冲基金投资公司LCH Investments NV称,Bridgewater为客户赚到的钱是竞争对手利润的两倍。研究公司Institutional Investor’s Alpha称,达里奥去年个人盈利14亿美元。

不过, Bridgewater的旗舰基金在2016年一度同比下跌12%,让公司大为震惊。之后止跌回升,在12月中旬上涨3.9%。一只收费较低的基金同期上涨8.1%。

在Bridgewater内部,有一本长达123页、名为《原则》(Principles)的手册,它相当于公司的员工准则,每位员工都要熟读并严格遵守。其中不仅有类似“假以时日,天道终将酬勤”这类普世格言,还随处可见达里奥的个人建议,比如“不要择役而战,要全面应敌!”

Bridgewater称,约两成的新员工熬不过第一年。据五位现/前任员工称,Bridgewater的压力太大,常常能看到有人在卫生间痛哭发泄。本文还对另外10多名前/现员工以及熟悉该公司的人士进行了采访。

2016年年初,达里奥回到阔别六年的Bridgewater管理职位,这六年来他一直以导师身份退居幕后。复出后没几周,达里奥便召集手下经理人,说公司变得臃肿不堪、效率低下。他提出要“改造”,解雇差劲的员工。

裁员几乎立马开始。自达里奥回来后,Bridgewater的员工数减少了大约150人,裁员力度高达10%。往后几个月可能还会裁掉好几百人,有些岗位最后也可能是换人。Bridgewater以往的节日派对总是精心装饰(比如从天花板倒挂的圣诞树),今年这部分的预算削减了20%。

另外,由于年初高层内部矛盾曝光,达里奥改变了几十年来的一项制度,不再将所有高级别的审议和决策都披露给全体员工,而是让大约10%的人享有他所谓的“完全信息透明”。

达里奥制定了一条(尚未公布的)新原则,大意是:“对那些能负责的人才实行‘完全信息透明’,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赋予他这种权利。”

在一次公开会议上,有员工质疑达里奥这样应对公司内务泄露是否恰当,达里奥回答说,作为公司管理体系的发明者,他认为很恰当。

1975年,达里奥在他位于曼哈顿的两卧室公寓里创立了Bridgewater公司。公司起初偏研究咨询性质,但很快,达里奥预测宏观经济趋势的能力引起了人们注意。

达里奥经常说,公司的成功源于他的信念──他相信市场反映的是经济机器的运作,而这部机器经常被误读。要参透它的原理,必须有“深思熟虑的不同意见”,要经历无穷无尽的、通常是痛苦的过程才能触及真相。这也是为什么公司鼓励员工毫不留情、不断相互质疑的原因。

达里奥写道:经济“不过是无数简单事物共同作用的结果。” 早在电脑股票交易流行前的几十年,Bridgewater就已开始追踪独立数据点(比如国际利率和零售销售等,现在这些数据点有1亿之多)之间的关系,同时他还创建了投资算法。

Bridgewater的旗舰基金“绝对阿尔法” (Pure Alpha)利用这些数据买卖股票、债券、货币和其他资产。Bridgewater告诉投资者,该基金长期预测世界各地的繁荣和萧条,早在2006年就向投资者警告了即将到来的金融危机。

达里奥认为人和机器运行一样──“机器”一词在《原则》里出现了84次。不过他也常说,人总是受到情感的影响,无法达到自己的最佳表现。 达里奥认为这个问题可以通过系统实践解决。

管理也是一样。达里奥在《原则》中写道,成功的经理人“设计一个‘机器’,让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然后实现目标。”

于是就有了开篇的“未来之书”项目。达里奥 有时管这个自动管理软件项目叫“那个”(The One Thing),后来更正式的名字叫“原则操作系统”(Principles Operating System),简称Prios。这个系统的目的是让管理变得像公司投资过程一样系统化。

输入系统的数据来自达里奥要求员工进行的个性测试结果。在测试中,经理们会参与笔试,以评定他们的“层级”,这是加拿大精神分析学家Elliott Jaques发明的一套针对概念性技能的非传统评分标准。

具体到公司实际时,经理们会被问到“Bridgewater今天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之类的问题。那些天生能洞察长期趋势的人得分最高。

达里奥是Bridgewater得分最高的人,而且据公司说,达里奥的成绩在全球也是佼佼者。

如此一来,软件就会判断达里奥是公司里最 “可信”的员工,尤其在投资、领导等方面,这意味着他的意见更有分量。

达里奥总是想办法用新数据来衡量员工。一位前雇员说,达里奥曾提出用头带来跟踪人的脑电波。最后这个想法没有得到通过。

达里奥之所以这样卖力推行自动化管理,是为了应对一个更大的挑战──在自己离开公司后,如何延续现有文化。达里奥已经67岁了。

达里奥暂时退出公司日常管理时,他会一口气休上几周,离开位于康涅狄格州的总部,尽情沉醉于水肺潜水、弓箭狩猎等个人爱好。他还购买了一艘配有潜水艇的游艇──MV Alucia号,在广阔的海洋进行研究考察。

为确保自己缺席时Bridgewater也能顺利运转,达里奥从外部聘请了许多大腕。

但不久,他就对一些外聘高管表示失望。比如James Comey, 2010年达里奥聘他担任总顾问,希望他成为公司的“教父”式人物,推动公司的公平正义。

而据两位前雇员的说法,不出三年,Comey就成了达里奥口中只会重复陈词滥调的“聒噪鸟”,与Bridgewater理想的富有远见的领导者、“塑造者”相去甚远。

Comey 在2013年离开了Bridgewater,他对同事的说法是自己的个性不适合这家公司。Comey现担任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他对此不予置评。

再比如高管Greg Jensen。Jensen向来被视为达里奥继承人的不二人选,据说一年前他在达里奥背后说坏话(这在Bridgewater是仅次于欺诈的大忌)被发现,遂与老板交恶。在公司内部举行的审裁中,Jensen被发现违反了公司规则。他因此失去了联席CEO的头衔,但仍担任联席首席投资长。Jensen不予置评。

Bridgewater在为本文写的一份书面声明中说,“这种事在美国的工作场合随处可见。我们选择公开、诚实地处理,而不是假装事情不存在。我们将其公之于众,必需时交由投票解决。”

达里奥经常想出一些新方法来贯彻他的经营哲学。他最近创设了一个名为“监督者”(Overseer)的工作类别,将十几名员工安插在公司的各个角落,充当高层的眼线。

Bridgewater正在进行的这项技术项目,其核心是一个名为“系统化智能实验室”的独立团队,负责人David Ferrucci 2013年加入Bridgewater,在此之前他曾领导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人工智能系统Watson的研发。

虽然外界以为Ferrucci的任务是发挥聪明才智挖掘金融市场的隐藏信号,但实际上他的工作要细得多,主要是分析公司收集的员工数据。这些数据包括员工在每天工作中的相互评分,也就是“点数”。

“系统化智能实验室”涉及好几款员工日常使用的iPad应用,比如 “点数收集器”(Dot Collector)等。员工可以在这款应用上就一些特质相互评分,或是在会议时针对某问题进行快速投票──有些问题相当不客气,比如:当前的谈话是否纯属浪费时间。

这些数据与其他数据混合,生成“评分卡”(Baseball Cards),显示每个人在各个类别中的优势和弱势──比如“触动人心”就是很珍贵的特质。

这个实验室的招聘广告写道,它试图“从创新性应用程序产生的丰富文本数据中提取出含义和对领域的理解。”一些员工认为,在Bridgewater的工作体验就像是人工决策和投资的双料实验研究。

最近几个月发明的新应用程序体现了达里奥不断拓展的技术远见。员工的iPad上会安装一个名为“合同”(The Contract)的软件,帮助员工形成长期目标,并跟踪他们的完成情况。

还有一个叫“教练”(The Coach)的应用程序,员工可输入问题,答案会显示《原则》文档中的相关段落。终极目标是将这款程序改进为能辅助人工决策的智能系统。

这些还只是达里奥正在研发的管理软件PriOS的初步功能。未来,PriOS能扫描公司的空缺职位,然后对员工进行筛选,找到拥有特殊才能和优势的人来填补空缺。

再比如,决策意见不合的员工再也不必公开大声辩论。只需将意见输入PriOS系统,软件就会对他们的观点排序,然后参照达里奥的《原则》规范给出最佳结论。

PriOS的终极目标是在会议完成前就预测出会议结果,并指导人们这天该采取哪些行动。五年之内,达里奥希望将四分之三的管理决策都交由PriOS决定。

至于公司其余的员工,其中很多人再也不需要做个人决策,而是要设计系统做决策的标准,并在系统异常时进行干预。

达里奥在《原则》的原本中肯定了自动决策的目标,他写道:“人们使用《原则》越多,对它的理解就越深,而且‘达里奥的原则’将变成‘我们的原则’,这时达里奥就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