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纽约时报中英文版 >> 国际 >> 正文

多少美国人能通过特朗普的移民考试?

更新时间:2017-8-25 10:08:07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一项将有效地让涌入美国的移民数量减半的法律提案,于本月得到特朗普总统的背书。这项提案名为《移民改革促进就业法案》(简称Raise Act),将大幅减少凭借家庭关系获准进入美国的人员数量,并构建一个以技能为基础,就年龄、教育、收入、工作前景、英语水平等诸多因素给申请者打分的体系。

该提案在参议院的支持者称,他们这个借鉴了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择优”接纳模式的体系,有助于提高美国的竞争力。鉴于此前数十年间修改移民法案的努力一直没见到太大成效,该提案如果获得通过,取代的将是主要在约翰逊政府执政期间被确立的准则。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让美国人参加这种择优测试,他们的表现能有多好?据经济学家厄尔尼·特兹奇(Ernie Tedeschi)估计,18岁及以上的美国公民当中,仅有2%能拿到30分——总分达到30分,申请者才有资格获得移民签证。手头没有用来投资的135万美元,也没得过诺贝尔奖或奥林匹克奖牌的普通美国人,成绩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普查信息就详细程度而言有其局限性。关于人们在普查中被问及的问题有多契合《移民改革促进就业法案》中的实际标准,我们就不能太较真了。不过,普查数据的确能够回答这个打分系统中除获得奖牌的情况及是否进行大额投资之外的所有主要问题。

能通过测试的美国人为什么这么少?让我们研究一下每一个打分项。

年龄 该法案对处于一个狭窄年龄段里的人有利。年纪在26岁至30岁之间者能拿到10分的最高分,更年轻或更年长者拿到的分数较少。所有超过50岁的人分数都是零。

英语水平 《移民改革促进就业法案》要求申请者在英语水平测试中获得高分,要么是托福,要么是雅思。我们会给宣称英语是其掌握的唯一一门语言的美国人打出最高分。这意味着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能得到12分的最高分。

教育 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简称STEM)领域拥有专业学位或博士学位者可获得13分的最高分——只有1%的美国人合乎要求。不过,只要大学毕了业,不论学的是什么专业,都能拿到6分。

收入 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使用的体系相比,《移民改革促进就业法案》把非常高的打分权重给予了高收入。它规定,申请者的工作收入如果比其想要去的那个州的家庭收入中位数高出两倍,便可获得该打分项的最高分:13分。(家庭收入通常由多份收入构成,因此,拿申请者的个人收入与其想要去的那个州的家庭收入中位数而非个人收入中位数作比,是树立了更高的门槛。)

非凡成就 《移民改革促进就业法案》还对取得非凡成就者格外青睐。获得诺贝尔奖或其他可与之媲美的奖项的人能拿到25分——不过后者仅限于“科学或社会科学研究领域”。一枚奥林匹克奖牌值15分。

投资 通过在美国境内投资135万美元,且投资期限至少为3年,申请人可以拿到6分。此外,投资人必须在相关投资中扮演“积极角色”,这或许是为了避免让以洗钱换移民的阴谋得逞。投资额为180万美元的人能拿到12分。

有一点得说清楚,过了分数线并不意味着一定能来美国。该法案规定了通过打分体系获准进入美国的人数上限:每年14万人。

这项提案的支持者、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和戴维·佩杜特(David Perdue)称,一个以分数为基础的体系,有助于推动美国朝着让移民政策更加以经济为导向的方向迈进。当前的移民政策基本是以家庭为导向。根据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数据,在2015年新获得绿卡的人当中,由直系亲属或家人出面担保的占64%。由雇主出面担保的只占14%。其余的是难民以及绿卡抽奖赢家。

它还能让政府更容易地依据被其视为经济所需的技能和工作种类来进行调节。

“关键是这些体系十分灵活;你可以让年纪在三十出头但没有那么多工作经验的人进来,”移民政策研究所的政策分析师凯特·胡珀(Kate Hooper)说。“你也可以让快到60岁但拥有非常重要的工作经验的人进来。”

目前,纯打分体系在供应劳动力方面能多有效这一问题引发了一些讨论。进入不等于受雇。而且新来的高技能工作者也不一定立马就能找到与他们的才干相匹配的工作——如移民专家所言,这会造成“人才的浪费”。据移民政策研究所估计,约四分之一的受过高等教育的移民处于失业或未充分就业状态。

雇主出面担保让其中一些问题得到了解决。但一个完全以雇主担保为基础的体系,会把新移民和其雇主之间的关系变得极为紧密,使得他们难以通过谈判争取更高的工资或更好的工作条件。

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都已经把雇主担保融入以分数为基础的体系,能得高分的不只是条件优异的申请者,还有从目的国国内的雇主那里拿到工作邀约的申请者。

加拿大于1967年率先推出了以分数为基础的移民体系。但在2015年,仅有大约四分之一的移民通过积分制进入该国,这提醒我们,血缘关系有着持久的影响。因此,采取打分制并非就能确保大步转向更加以经济为导向的移民实践。

“全文请访问纽约时报中文网,本文发表于纽约时报中文网(http://cn.nytimes.com),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订阅纽约时报中文网新闻电邮:http://nytcn.me/subscription/”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