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纽约时报中英文版 >> 国际 >> 正文

希望渺茫却不放弃,留美学生抱团寻找章莹颖

更新时间:2017-8-2 10:57:41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距离来自中国的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国失踪已超过一个半月,伊利诺伊州当地的中国学生们仍在试图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6月9日下午,刚到美国两个月的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硕士毕业生章莹颖应约到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校外的一所公寓签订租房合同,在等候换乘公交的时候,她坐上了一辆黑色土星雅特(Saturn Astra)轿车,从此失去联系。6月30日警方宣布拘捕了28岁的嫌疑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并认为章莹颖已遇害。克里斯滕森曾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最富盛名的物理系攻读博士,在被捕前为无业状态。参与调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还指出,嫌犯曾在今年4月用手机访问了一个以绑架和虐待为主题的恋物癖论坛,并搜索了诱拐和绑架的内容。检方透露,被告还参加了6月底学校举行的声援章莹颖的活动,当时他已经处于警方的监控之下。监控录音显示,克里斯滕森曾向他人描述,在他违背章莹颖意愿控制她的情况下,她是如何反抗的。但7月20日,已被提起公诉的克里斯滕森在提审时坚称自己无罪。

中国学生是近年来美国校园里增长最迅速的一个群体,而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也是吸引中国留学生最多的其中一所。有报道显示,该校有5000多名中国学生,占国际学生的半数以上。章莹颖的失踪震动了当地的中国学生和华人群体,让他们第一次感到危险离自己如此之近。当地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和华协很快组织起来,协助警方寻找章莹颖。他们通过微信传播信息、组织志愿者,并制作了Finding Yingying(寻找莹颖)的网页,更新进度,还在Facebook、Twitter和微博上设立账号,呼吁人们关注此事。虽然随着时间流逝,希望愈加渺茫,他们却没有放弃。

最近,参与搜寻的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博士生、来自湖南的冯礼理通过微信接受了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采访,谈了此事对中国学生的影响和寻找章莹颖的过程,以下采访经过编辑。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是怎么开始参与寻找章莹颖的?

冯礼理:找人的过程是在警察(6月)12号早上公布一段监控录像以后。10号、11号的时候大家什么信息都不知道,不知道从何下手去找。监控录像出来以后,有一点基本的信息是那辆黑色土星轿车,之后才有目的地去找。当时是华协和CSSA共同组织的,在莹颖办公室所在的楼里,拿出来一间会议室当作指挥中枢,把整个香槟和厄巴纳两座城市的地图打印出来,把地图按主要的街道划分成二三十个区。在微信上大家把这个消息传开了,很多人加入到找人的微信群。大家会主动询问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找人如何展开。确定了一个地点,就是在莹颖的办公楼里。会有人自发过去,有车的带几个没有车的同学,根据划定的区域,每一个小组分配一个区块,把里面的小区或者有公园的,只要有车的地方都看一遍,重点找这辆深色的Saturn Astra轿车。同时带着临时做出来的有莹颖照片的海报,在人比较多的地方找行人问有没有看到车,有没有看过女孩。在一些商店、超市、银行门口,跟经理沟通看能不能张贴找人的海报。能张贴的就张贴,不能张贴的一般都会同意放几张海报到前台结账的地方。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们一起参与寻找章莹颖的志愿者有多少?

冯礼理:刚失踪那一两周前后参与户外搜索的得有五六百人吧,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整个香槟厄巴纳双子城被分成了大概30个区块,每个区块前后去过三四组人搜寻可能的线索,每组三四个人的样子。另外还有不少人到邻近的公园去搜寻过。绝大多数是中国人,也有极少数的美国人,群里面有一个美国人比较热心,他的中文比较好,有微信,跟中国人交流比较多。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觉得为什么章莹颖当时会上了车?

冯礼理:现在没有定论,大家都在猜测。我自己的猜测,和我跟周围同学讨论过的一些想法是,当时莹颖跟房东约了下午2:10去签合同,但是因为坐公交车从她住的地方到她签合同的房子需要换乘,她一开始本来要从住的地方坐到工学院这片区域。她其实就是在我办公室窗外的那个车站下车,然后要换乘另外一辆车,但是她晚到了几分钟,另外一趟车就刚好走了。如果她从下车的地方走路到签合同的地方需要用半个小时。这一个小城市又不像大城市有随手招的出租车,出租车一般都要提前电话预约,再加上暑假公交车班次也比较少,半个小时一班,平时可能是10分钟一班,她可能也有点着急,觉得要迟到了。之前也已经推迟过一次了。本来约的1:30,她给公寓的经理发短信,说可能要迟到一会儿,要2:10才能到。她可能已经有点着急了,怕迟到。大概可能是想,坐不上公交车只能走过去了,走了两站路,到最后上车的地点。在那个地点想,天气太热了,走过去也要半个小时,不如等个20分钟等下一趟车。等车的时候嫌犯的车就过来了。那个时候很着急,怕迟到。但是她应该对那个嫌犯是有警惕心的,所以交谈了一两分钟。我们猜测是那个嫌犯,他是本校学生,还有本校的学生卡。如果一出示学生卡,是谁都会降低警惕心。我们猜测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上车的。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认为这次事件对中国学生和计划要去美国的学生来说,只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还是有什么更深的意义?

冯礼理:我觉得在美的留学生肯定都要从这一事件上长点记性、吸取教训。很多人刚来的时候不知道美国这个社会其实潜在的危险很多,刚到美国的时候又会有很多人比较热心,会让你觉得这个社会上好人很多,也经常能碰到愿意热心帮助别人的人。但是这件事情的发生,让我们意识到会有很多潜在的危险。莹颖这次坐了一个free ride(搭便车),旁人给她提供了free ride。其实free ride的经历很多人都有过,就我自己也有好几次别人主动停车看我是不是要free ride。但是很多人一开始只会觉得这是别人在热心帮助自己,却没有意识到可能的危险。尤其是以前中国学生通常认为,危险来自那种看起来不务正业的人,尤其是碰到黑人的时候可能觉得危险程度更高一些,但这一次的嫌犯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曾经是我校在读博士的白人,长得也不是一副天生就是罪犯的样子,所以这个还是很警醒人的。包括我现在身边的同学,如果最近从国内回香槟,如果是晚上到学校,整个城市比较小,从下车的地方走回家也就不到一公里。以前有的人就自己鼓起勇气走回家,或者说打个Uber,打个出租车,但是最近至少我的感觉是,原来那种更愿意靠自己的,现在都更倾向于叫有车的同学,就算比较晚,也让同学接一下,会更放心一点。

纽约时报中文网:章莹颖遭遇到这样的事情,你认为和她的种族有关吗?

冯礼理:很难说没有关系,也不能做百分百的判断。整个城市我查过,类似的绑架和失踪的受害者也不都是亚裔,亚裔应该只有莹颖。之前有黑人女孩失踪,也有白人男生失踪,什么种族都有。但的确有人认为亚裔看起来比较容易成为目标。应该不是最重要的因素,还是看个人的防范意识。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之前认识莹颖吗?你们在寻找的过程中了解到莹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冯礼理:我没有见过。这个我的确不了解,网上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的说她的小姨说她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但是她男朋友说她其实是挺大条的一个人。这只是我听到的消息,所以也不是特别确定。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们和美国警方的交流怎么样?当中有没有一些误解、冲突?

冯礼理:我们有两个大的微信群,志愿者看到新的消息会先在微信群里发一下,有几个专门收集线索的志愿者就会长期关注,有新的消息,能验证的就验证,验证不了的,都会通过邮件或电话的方式发给警方。我觉得警方跟学生之间的沟通还是比较有效的,他们在案发后会比较频繁地更新需要志愿者做什么。他们有一个警察的网站,一两天会更新一次。一开始最需要志愿者到处散发传单,和当地人交流,询问有没有看到莹颖或者那辆黑色土星的车。后来找到车以后,警察及时更新说,不用关注那辆车,但是还要关注莹颖这个人。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们觉得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干的吗?

冯礼理:我们肯定觉得是,他的电话录音都已经曝光了,但那个录音到底能不能作为证据定罪,就很难说。

纽约时报中文网:现在志愿者们都在做什么?

冯礼理:恢复正常生活,关注庭审,庭审日在法庭外集会。部分人还在继续更新网络平台,保持事件热度。

纽约时报中文网:现在Finding Yingying的网页和社交媒体账号都还在,也在继续更新,你们觉得莹颖还活着吗?

冯礼理:大家肯定都希望她还活着,但警方、FBI都认定很有可能已经死亡。但至少最终的结论都还没有出来,我们就继续抱着希望等待。

纽约时报中文网:如果你现在要提醒以后要去美国读书的人,你会说什么?

冯礼理:从这件案子上,我肯定要说,不要轻信热心帮助你的人。

“全文请访问纽约时报中文网,本文发表于纽约时报中文网(http://cn.nytimes.com),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订阅纽约时报中文网新闻电邮:http://nytcn.me/subscription/”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