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纽约时报中英文版 >> 教育 >> 正文

每日一词:Slippery Slope | 说谎的代价

更新时间:2016-10-28 10:16:06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Slippery Slope 滑坡效应。这个词字面意思就是“光滑的斜坡”。韦氏词典这样定义:a process or series of events that is hard to stop or control once it has begun and that usually leads to worse or more difficult things(一旦开始便难以阻止或驾驭的一系列事件或过程,通常会导致更糟糕、更困难的结果)。

想象一下:你站在一段滑溜溜的斜坡上,斜坡的底端通向万丈深潭。向前一步,你距离危险还很远;向前两步,也还不至于弄湿鞋。但因为斜坡太光滑,这时的你已经不能在第二步或者第十步的时候停住,身不由己地一直向着深渊滑去......

明智的选择是从一开始就不要踏上斜坡。

这也算是本周发表的一项脑神经学研究给我们的忠告:不要说谎,因为你会习以为常,一发而不可收。

在这个关于谎言的研究中,科学家设法鼓励被试者说谎,同时观察大脑中由说谎引起的情绪反应。他们发现,随着谎撒得越来越大,大脑作出的反应也越来越微弱。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心理学家阿米塔伊·舍恩霍这样评论这项研究——

他说,研究结果“会让人联想起滑坡效应”。但他还表示,目前尚未完全弄清是什么驱使着人们一路滑坡。

He said the findings were “suggestive of a slippery slope.” But he added that it was still not entirely clear what was driving people down that slope.

大错误往往从小错误开始。人说一句谎话,可能需要用十句谎话来圆。于是,滑坡开始了。

经验告诉我们,滑坡是存在的;但我们无法断言,每一个小错都必将铸成大错;我们无法断言,我们踏出的每一步都一定会成为滑坡的起点。逻辑学中,这样的断言被称为“滑坡谬误”。

可以这样解释“滑坡谬误”:this argument says that if we allow something relatively harmless today, we may start a trend that results in something currently unthinkable becoming accepted.(这种观点认为,如果我们今天允许一件相对无害的事情发生,我们可能会启动了一个趋势,最终结果是,我们眼下认为不可想象的事情也会被接受。)

“滑坡谬误”很常见,比如:

如果你今晚破坏节食计划,吃一块饼干,你明天就会想吃十块,还没等你反应过来,你就会把减掉的那15磅肉长回来。

If you break your diet and have one cookie tonight, you will just want to eat 10 cookies tomorrow, and before you know it, you will have gained back the 15 pounds you lost.

这里的谬误在于,我明天也可能克制住自己,不吃十块饼干,我也可能不会长回15磅肉。“滑坡”论断所预言的每一个未来事件,其可能性是逐级递减的。

热播美剧《生活大爆炸》第一季的一集里面,“谢耳朵”反对让佩尼在他和莱纳德的公寓借住一夜。

“谢耳朵”:我们的地震物资储备。我们只够两个人维持两天。

Sheldon: Our earthquake supplies. We have a two-man, two-day kit.

莱纳德:所以呢?

Leonard: So?

“谢耳朵”:所以,如果发生地震把我们三个人困在楼里,我们明天下午就可能要断粮了。

Sheldon: So, if there is an earthquake and the three of us are trapped here, we could be out of food by tomorrow afternoon.

莱纳德:你意思是如果我们让佩尼留宿,我们就会沦落到人吃人的地步?

Leonard: Are you suggesting if we allow Penny to stay we might succumb to cannibalism?

“谢耳朵”:没人认为那种事会发生,直到它真的发生了。

Sheldon: No one ever thinks it’ll happen until it does.

莱纳德:佩尼,如果你保证不在我们睡觉时把我们身上的肉咬下来,你就可以留宿。

Leonard: Penny, if you promise not to chew the flesh off our bones while we sleep, you can stay.

“谢耳朵”和莱纳德两人(其中一个是在反讽)共同完成了一条可能性急剧递减的slippery slope——即使是在地震风险偏高的帕萨迪纳。

现实中的困境是,我们所担忧的未来事件也许不像“谢耳朵”所描绘的那么夸张,一件看似无害的事的确可能导致严重后果。“滑坡”之所以为谬误,是因为我们断其必有,但是谁又能证其必无?

去年夏天,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的表决结果裁定同性婚姻合法。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罕见地当庭宣读反对意见,其中的一条就是:如果同性婚姻合法,那么接下来呢?重婚是否也该合法?

罗伯茨这样写道——

多数派意见的逻辑很大部分也可以同样有力地适用于认为多人婚姻属于一项基本权利的主张,这一点尤其值得注意。

It is striking how much of the majority's reasoning would apply with equal force to the claim of a fundamental right to plural marriage.

允许同性恋结婚是否意味着走上了一条slippery slope? 是否意味着今后三个人或者更多人也有理由要求结婚?是否意味着近亲也可以结婚?有人认为这是一个逻辑谬误。也有人认为,美国已经踏上了光滑的斜坡。

关于slippery slope,你有何想法?

“全文请访问纽约时报中文网,本文发表于纽约时报中文网(http://cn.nytimes.com),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订阅纽约时报中文网新闻电邮:http://nytcn.me/subscription/”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