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纽约时报中英文网 >> 纽约时报中英文版 >> 教育 >> 正文

留学美国之路又添一关:第三方面试

更新时间:2015-12-24 9:35:38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者:佚名

如果不是因为一个面试视频,19岁的燕晓亮可能无法进入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全美排名靠前的机械工程专业。满分分别为120和2400的托福(TOEFL)和SAT,他考了108和2040,高中也是成都一所不知名的国际学校。在他看来,这远无法让他在高分众多的中国申请人中脱颖而出。但是他根据佐治亚理工学院新推荐的一项考核项目,在家乡录下的一段面试视频,让远在亚特兰大佐治亚理工学院的招生官印象深刻。在这段长约15分钟的视频中,燕晓亮用流利的英语回答面试官的提问,阐述了自己对中国环境问题的理解和想要研发电动汽车的梦想。

同样地,32岁的北京公务员许宏伟坚信,让他能够在今年秋天走入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公共事务学院(Cornell Institute for Public Affairs)的,也是一段面试视频。工作多年的他在托福和研究生入学考试(GRE)上拼不过在校的学生,在同质化的完美申请材料中也无法体现他经验上的优势,但是在北京录下的面试视频中,他告诉面试官他为北京市政府提供产业政策建议的经历和他对足球的兴趣,“我觉得这给了我一个展示自己优势的机会。”

为燕晓亮和许宏伟面试的并非佐治亚理工学院或康奈尔大学,而是两家创立于中国的外资第三方机构。随着申请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持续增加,一个迎合中国申请人和海外招生部门的庞大服务业应运而生,其中提供留学第三方面试服务的创业企业也飞速成长。在过去两三年,越来越多美国、加拿大大学和高中开始增加了这种考核方式来考察中国申请人。据几位中国留学顾问介绍,目前在全美排名前100的大学中,已有三分之一以上或推荐或要求中国的申请人进行第三方面试,多数并非强制。

专业面试机构雇佣英语为母语的面试官面试并全程录像,之后将视频上传网络,然后按照申请人所选的学校名单来发送链接,由学校从英语口语、思考能力、个性等方面来打分,再综合其他各项考核指标来作出录取或拒绝的决定。年末,美国学校正在忙碌地审核申请材料、发出第一批录取信,这种标准化的面试视频已经或正在发送至许多学校的招生部门。

用于审核留学申请的第三方面试始于中国,已推广至其他国家,但还是中国驱动着第三方面试服务的快速增长。近几年,申请美国学校的中国人大幅增长。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数据显示,2009-2010学年,中国第一次超越印度成为美国最大的国际学生来源国,有12.7万中国学生在美国高校就读。而在2014-2015学年,美国高校的中国学生超过30万。第三方面试机构的负责人称,作为中国留学生第一目的地的美国学校收到越来越多看似优秀的中国申请材料,无法甄别。于是几家美国学校开始采用第三方面试服务,用这种标准化面试来考察申请人,或补充校友面试在数量上和地域覆盖上的不足。

此外,有的高中、大学遭遇过材料做假,或者分数完美却无法参与课堂讨论的学生,希望增加第三方面试来考察申请人的英语水平、沟通能力以及课堂内外的表现。全美大学入学咨询人员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简称NACAC)前主席、大学招生顾问吉姆·米勒(Jim Miller)说,一些国际学生,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国际学生,他们的一些证书不一定能准确反映其智力水平或沟通技巧,“这一点是广为人知的。一些是中介或学生做假的结果,另一些则是由于,任何一个评估手段都不能完全揭示学生所做的准备,以及是否能够应付大学。”

第三方面试让招生官有机会更直观地判断申请人的资格,也给了申请人,尤其是英语表达能力优秀的申请人,一个突显自己的平台。而从另一方面,一些中国申请人抱怨,第三方面试使得留学申请从时间、成本上投入更多,也承受更大的压力。佐治亚理工学院本科部招生主任里克·克拉克(Rick Clark)说:“我想,对于那些不掌握高水平英语能力的学生来说,要求面试本身就是一种震慑。”

留学申请专家称,第三方面试也有时会影响申请人的选择。总部位于北京的大型留学中介机构启德留学的美国教育顾问赵丹表示,一些担心自己口语水平的学生会选择不参加第三方面试,或者选择不推荐第三方面试的学校。第三方面试机构则指出,参加的学生都是对自己的口语表达比较有信心的。而且根据他们的初步观察,在不强制要求参加第三方面试的学校,选择参加的学生的录取率有可能会高于不参加的。

佐治亚理工学院从2012年开始将第三方面试纳入对国际学生英语水平的考量,在其本科招生页面上写明,为证明语言能力,鼓励申请人与一个第三方机构进行脱稿面试并提交托福或雅思(International English Language Testing System,简称IELTS)成绩。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应对申请的激增,克拉克通过邮件表示,“2007年有33名中国学生申请,到2011年有1149名”。与此同时,“我们也确实发现了在一些申请中,申请材料和证明材料存在不一致,申请人或中介造假。”

马萨诸塞州的私立女子学院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招生部的高级副主任凯伦·克里斯托弗(Karen Kristof)在邮件里说,申请人如果无法赴马塞诸塞进行面试,她可以与居住在附近的校友面试,但在申请数量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校友常常无法应对大量的面试要求,学校就会推荐学生进行第三方面试。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招生部高级副主任所罗门·K·伊诺斯(Solomon K. Enos)通过邮件表示,杜克大学对中国申请人采用第三方面试,也是用来补充校友面试,“相比我们大量的中国申请人,我们在中国的校友太少了。”

目前在中国大陆主要有初鉴(InitialView)和维立克(Vericant,代表:“verify your applicant”,核实你的申请人)两家机构提供此种服务,都位于北京(本来还有美国国际教育交流协会[Council o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l Exchange,缩写CIEE]但CIEE今年宣布暂停服务)。维立克的网站上写着这样的话:“面对大量的中国申请人,掌握主动”,初鉴的网站上则写着,“录像不会说谎”。

根据提供服务的复杂性和视频制作完成的时间,价格从一千多到两三千人民币不等,但这并不包括一些人选择到北京来参加面试的旅费。在一些网络论坛里,有学生抱怨第三方面试增加了申请的费用,但一些家长和中介机构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准备留学的各项高昂费用来说,这不算什么。

学校会在招生页面上写明建议或要求第三方面试,并列出所推荐的某一家第三方面试机构。建立合作之后,维立克会向合作的学校收取一个1500美元的服务年费,而初鉴不向学校收取任何费用。初鉴在北京的面试点有三四位面试官,也赴各地进行面试,更多则是安排分布在世界各地的60多位面试官通过网络进行视频面试,申请人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形式。面试问题由面试官即兴决定,通常会先从申请人的学习经历和个人兴趣出发,再针对细节提出更多问题。

初鉴和维力克的管理者都表示几乎每年的面试人数都翻倍。初鉴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美国人孔道理(Terry Crawford)说,2013年有6000多封个来自中国的申请提交了初鉴面试,到2014年则超过1.7万封。在中国“今年较去年的面试人数已经翻倍,而且今年的招生还没有结束。”

维立克联合创始人杨燕也表示,公司所做的面试每年增加两倍。

两家公司在面试要求上有所不同。初鉴允许申请人重复面试,但每次需间隔一个月,一旦做了新的面试,之前的自动作废。完成后学生可以自己通过初鉴网站发送视频链接给学校。而维立克只允许每个申请人在每个申请学年做一次面试,且面试只能通过申请人提交名单由公司发送。杨燕说,这是考虑学校的利益采取更严格的标准。

教育集团新东方前途出国美国本科部总监孙桂岩说,他们主做咨询美国排名前100学校的申请,其中超过40%的学校会推荐面试,其中多数是推荐第三方面试,少数为校友面试。而新东方前途出国研究生部的徐亚娟说,从今年开始一些文理科的研究生课程也开始改校友面试为第三方面试。

许多留学中介已经开设了一些针对第三方面试的辅导课程,根据往年成功学生的经验,筛选出一些经常会问到的问题,指导学生如何去做,包括言谈举止和着装。孙桂岩说,“对一些要求比较高的,我们还会有外教老师帮助一对一指导。”

但面试机构认为,第三方面试的一个优点在于,学生无法再用应试教育的套路来准备。初鉴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裘有容(Gloria Chyou)说,传统的题库式备考肯定不能拿来应付面试。她说,初鉴虽然只是录下面试全程、并不会评分,但面试官为避免学生背答案,会发散性提问,甚至会转移话题,也增加了难度。

在北大附中和北交大附中当过青少年生活老师的杨燕说,学生的确可以在兴趣爱好等大的方向上准备一些答案,但面试官一定会深究细节。目前有超过一半的初鉴面试是通过网络视频进行的。裘有容说,为了防止作弊,会在网络面试开始前向学生确认房间里没有其他人,甚至会要求学生转动电脑屏幕来证明。

第三方面试的考核方式似乎将会越来越普及,但它却是引发了争议性的质疑:第三方面试是否对来自精英学校的学生更有利?参与面试的学生是否更有可能被录取?

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的四所美国大学招生官,都表示,第三方面试只是全面考量学生水平的其中一个指标,也否认参加学生的录取率高于不参加的学生。但学校也都说,专业的面试能进一步考验学生的语言水平以及参与课堂讨论和沟通的能力。当问及第三方面试是否改变了招生标准,克拉克说,“这样好像是在说,做一次面试就能极大地改变录取率或者提高录取率,这是不准确的。”而同时,克拉克认为,“学生需要在学术和人际交往的许多层面上,能够进行互动和参与,这是必须的。” 他补充说,“我们也发现面试对于语言能力的准确预测,高于托福或SAT学科测试。”

初鉴总裁孔道理称,他从一些学校了解到,在学校推荐第三方面试的前提下,在中国申请人中,参加学生的录取率远高于不参加的学生,他从佐治亚理工学院得到的数据显示,2014年参加第三方面试的学生录取率达到17%,而不参加的仅有3%,但佐治亚理工学院招生官拒绝确认这一数据。孔道理说,报名参加第三方面试的学生中,大约有一半的学生来自语言环境更好的国际学校或者普通学校的国际班。北京市十一学校学生咨询中心的蒋小波老师认为,第三方面试对英语交流、思考能力要求高,对传统教育体制下的中国学生挑战较大,对国际学校或者国际班更有利。但他认为,美国学校在考量申请人时也会考虑到这一点。

今年,由于申请人数多,佐治亚理工学院请了包括燕晓亮和一位印度裔学生来帮助看第三方面试视频,从英语语言能力和与本校的匹配性上来打两个分,每一项满分五分。其中匹配度的五分标准包括了:“在面试中表现出超强的领导力、热情、以及学术水平,你能感觉到他/她将是下一个Blake Ragsdale Van Leer(布拉克·拉格斯代尔·范里尔,佐治亚理工学院前校长)或Wayne Clough(韦恩·克拉夫,佐治亚理工学院名誉校长)”、“参与创建学生组织并担任领导职位的能力”。而语言五分的标准则包括了“表现出极强的沟通能力”、“达到/接近母语的语言水平”。燕晓亮说,“如果一个学生能有非常流利的语言,而且能通过这样的语言表达出自己的个人特征,这时候才会到达五(分),所以五其实是非常困难的。”

正值申请高峰,燕晓亮除了准备期末考试、参加一个研发电动赛车的社团和兄弟团(fraternity)活动,他需要在每周10小时的工作时间内看七八十个面试视频。由于工作量大,对于每段15分钟左右的视频,他最多只能看一半。他说最近令他印象深刻面试中有一位来自上海的高三女生,在面试快要结束时,问她有什么想要补充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I like elephants”(我喜欢大象),“让我非常出乎意料,然后她讲到了为什么喜欢大象,希望做一个像大象一样的人,以及原因,非常新奇、有创意,于是我给了她五和五(分)。”

初鉴的办公室位于北京高校云集的五道口一栋不起眼的商务楼里,正值岁末申请高峰,进出初鉴办公室的家长和学生络绎不绝,其中不乏精心打扮过的女生和西装笔挺的男生,其中有不少从外地赶来。不大的办公室中间区域为办公室兼等候区,两侧的四间小隔间用来进行笔试和面试,摆放着简单的桌椅和摄像机。孔道理说,一些学校会将笔试作为一项额外证据,面试依然是最关键的。他接着说,公司现在每天通过面对面和网络视频做的面试将近100个,来自世界各地,“当然90%左右是中国学生。”其他国家还包括印度、新加坡等。

第三方面试对美国学校来说肯定是好事,但对多数中国学生与家长来说是一项不小的新挑战了。

18岁的高三学生赵阳刚刚结束一场面试,红着脸。她一面收拾书包,一面跟等候在外的父母说,“我太紧张了,语速太快了。”这位北京某重点中学的女生从高一起准备出国,在此前已经考了三次托福、三次SAT,最高分分别为109和2130,虽说请了中介也在面试前帮她进行了准备,但她说,“问题太偏了,多数都是我没想到过的。”她补充说,“问专业的事,问我喜欢什么,为什么喜欢。”

对于赵阳和她的父母来说,出国这件事几年来一直是家里的首要大事,参加培训、考试,包括出国考试,请中介等花费已经不下20万。在高中的最后一年,赵阳虽然不需要准备高考,但一方面要完成学习,另一方面要准备留学所需的考试、申请信和文章,接受中介辅导,每天的睡眠时间大概为五个小时,压力绝不亚于高考。而面试对于性格腼腆的她来说又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赵阳的母亲说,“但做这个能帮助学校更好地认识你吧。”

启德留学的赵丹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中国学生在表达能力和公众演讲方面都比较欠缺”。她补充说,“过去你只要出些钱就能在简历上增加一些活动,但现在就真的要去参加活动。” 新东方的孙桂岩说,“之前考到一个很高的分数,再精心准备一下文书,就可能拿到一个名校的录取,但现在有了面试的环节,要展示口语、听力、英语表达能力,包括你的反应速度、谈话技巧等等,就增加了一些难度。”他说,很多中国学生分数高,但不善表达,就会选择不参加面试。

同时,第三方面试也挑战着在应试教育环境下成长、习惯了标准化考试的学生。米勒说,他能够理解在经历了几十年的高考之后,中国学生和家长都希望有一个清晰的量化指标来衡量自己入学的几率,“低于它就被拒,高于它就录取,但美国学生不是这样来评估一个学生的。”

一些业内人也表示,第三方面试除了考察语言和沟通能力,还是用来了解学生的背景,确保学生构成的多元性。杨燕说,学校也会从面试中了解申请人的背景和文化,来增加学生群体中的多元性。

11月末,来自郑州18岁的王从霖和家人特地坐高铁到北京来参加初鉴的面试,他希望能去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学习计算机。刚刚从面试室走出,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穿着灰色西装、天蓝色领带和条纹衬衣,显得镇定、自信。他说在面试中谈起他对计算机技术的兴趣源于他六岁时家里第一次装宽带,“我当时就想宽带是什么样的,是跟安全带一样吗?”对王从霖来说,跑北京来面试是一个无奈和昂贵的选择,“爆出作弊,托福和SAT的成绩人家都不信了,所以做这个面试总是有好处吧。”他说。“到北京来是因为直接录像效果好, 印象分高一些吧。但是1000多(元)还是有点儿贵。”

“全文请访问纽约时报中文网,本文发表于纽约时报中文网(http://cn.nytimes.com),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订阅纽约时报中文网新闻电邮:http://nytcn.me/subscription/”

相关文章列表